三部门联合治理择校乱收费 学校不得办“占坑班”


 发布时间:2021-01-24 23:18:33

英国政府办的广播电台BBC和美国政府办的电台VOA是不做商业广告的,因为那些国家的人民很清楚:政府的电台是用纳税人的钱办的,不能拿纳税人的钱做资本,赚纳税人的钱,自己私分。但我们这边却大不相同。几年前,我和另一位教授到外头开会,学校派了辆车送我们,结果我们学院要交钱给学校车队。当时我很纳闷,学校的轿车和汽油都是用政府的拨款买的,司机的工资也是用政府经费发的,车队拿我们学院的钱干什么用?我太太说,你干好自己的事,想那么多干什么?我不敢顶嘴,但心里总觉得,有些道理不想清楚,干事情就是胡闹。

早几天,广东省教育厅宣布,租出去的住宅小区配套学校要收回公办,公立学校教师不准在“民办学校”教书。中国的教育一向人言啧啧。教育厅的决定一见报,就成了街谈巷议的大事。有的报纸发表社论,说“实现教育平权需要政策连环解套”。接着有人写文章,议论“问题的盘根错节和解决的难度”。事情真有那么复杂吗? 先看小区学校收回公办。学龄孩子一定要念书,不然父母要关局子,买了房也住不成,所以住宅小区必须盖学校。但法律只是说孩子要念书,没有说非得进公立学校,小区学校姓公还是姓私并不是个问题。

可能有人会说,私立学校收钱太多。但公立学校就不花钱吗?如果除以学生人数,多数公立学校花的钱比私立学校要多得多。只不过公立学校花的是纳税人的钱,经过政府收税、拨款转一圈,大家没有注意而已。要是把这些钱通过教育券交给私立学校,私立学校的收费也会一下子就降下来。当然,一个住宅区可能只有一个地方适合办学。牵涉到垄断,就一定得有牵制,不能全凭自觉。政府可以制定小区学校的收费标准,让申请办学的人都遵守规矩。住宅区学校的问题用教育券加收费标准就能解决,不见得非要收回公办。

时至今日,一出问题就想一大二公,那似乎有点土气。至于公立学校教师不得到“民办学校”教书,那是明摆着的道理。有几次我在报上看到招生广告,标榜一家“民办学校”的校长是公立名校的教务长。我跟朋友讲,公立学校的教务长是公职人员,拿着纳税人给的工资,却去办高价的“民办学校”赚纳税人的钱,真是岂有此理。另外,不同的“民办学校”、私立学校是互相竞争的。公立学校的领导或教师拿了纳税人给的工资,就是拿了其他“民办学校”和私立学校举办人及教职工给的钱,要是去搞自己的“民办学校”,跟别人竞争,这也没道理。

看到这两点,就会发现,公立学校去搞什么“民办学校”是完全荒唐的。公立学校是人民的学校,人民是学校的主人。但一些有名的公立学校却去搞“民办学校”,赚人民的钱,赚自己所有者、自己主人的钱。我不知道这怎么能讲得通。也许这些“民办学校”会说它们没有用公立学校的资源。这几乎不可能。无论如何,它们一定利用了公立名校的品牌,这就是重要的资源。难道它们认为公立名校的招牌根本不值钱?要是那样,它们干嘛都把公立学校的招牌搁在自己校名的前面,奉为自己老爹的姓氏? 广东省教育厅的决定刚宣布,一个接一个公立学校的头儿就出来讲话,说他们搞的“民办学校”符合政府的规定,可以继续赚钱。

于是很多人问,“名校办民校”的病还有治没治?其实事情并没有那么“盘根错节”,也不需要“连环解套”,只要官员们把道理想清楚:政府和所有公立机构的一切资源都属于人民所有,在正常情况下都不能经商创收,不然就是拿人民的资本赚人民的钱,或者拿人民的资本挤压人民自己办学和经商的权利。教育厅说今年年底要完全清理改制的初中和小学,希望教育厅的药方能治到病根上:公立学校一律不能另外办学赚钱,不要再作任何纠缠。□袁 征。

学费标准应不高于2006年秋季学期收费水平。令人啼笑皆非的是,前几年下发的文件名称除了年份有异,其标题几乎都完全一致,比如,2008年,教育部等七部门联合印发了《关于2008年规范教育收费进一步治理教育乱收费工作的实施意见》;2007年,下发的是《关于2007年规范教育收费进一步治理教育乱收费工作的实施意见》; 2006年,2005年,亦然。且莫对这种疑似复制的文件报之一笑,其越重复越昭示了命题之沉重。规范教育收费有没有现实价值?有。进一步治理教育乱收费有没有必要?当然有。那么,为何需要年年下发类似文件?说白了,规范教育收费效果不显著,治理教育乱收费未达到预期目标。且看一组数据——据权威部门统计,最近3年来,全国共派出检查组5.6万个,检查各类学校87.6万所,共查处违规收费案件1.9万件,受党政纪处分 5931人,累计清退违规资金达13.7亿元。表面看起来,这可以看作是职能部门的一项显赫的政绩,但若从反面解读,恰可说明乱收费何其严重。教育收费为何需要年年规范?教育乱收费为何需要年年进一步治理?盖因政令被虚置。

那么究竟为何教育收费不规范、教育乱收费阴魂不散?笔者认为有两大原因:一是由一些学校、教育管理部门的嗜利本能所致,且对其惩处力度不够;一是一些学校确实经费短缺。关于前者,无需赘言。关于后者,则值得一提。新华社曾报道这样一则消息,某地一个中学副校长坦言:“我们学校是区直学校,属于优质教育资源,政府投入情况还不错。但就是这样,我们运转经费也十分紧张。学校要达标、要创省级示范化学校、要添置、维护设备等,哪一样不需要花钱?校长已经变了味,至少要拿出一半精力抓钱。”日前有媒体报道,某地取消择校费后,一些学校并不支持,有校长追问,该校由于基本建设欠债6000多万元,每年运行经费需2000多万元,“如要取消择校费,财政能不能担负得起这笔钱?哪一级财政来负责?” 可见,治理教育乱收费,一方面须动真格的。犹记得教育部部长周济曾痛斥,凡是乱收费的学校,校长要一律免职。举目神州,有多少学校乱收费?又有多少学校没有乱收费?这些乱收费的学校,有多少校长被免职? 另一方面则需加大投入,加强监管。

否则,尽管通知年年下,效果却不容乐观。而且,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一些地方出现“被自愿”缴纳不合理教育收费,便是一例。王石川。

学校 乱收费 措施

上一篇: 北京中考将拉开序幕 各警种全力保障中考顺利

下一篇: 清华大学自主招生复试 不到1/4学生可参加面试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34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