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外地生招考考题被指时尚 “小贝退役”入题


 发布时间:2021-02-26 08:16:04

广州市近日发布了义务教育阶段学校招生工作的指导意见,确保公办学校招生体现公平、民办学校招生提供多种选择。此外,入学禁止组织笔试、面试或任何变相的考试和考核,同样得到家长们的关注。究竟面谈如何能保证最大程度的展示学生优势,禁止考试和赛事评价能否得到彻底执行,直接考验着改革的成败。民办初中尤其是名校办的民校,一直都是优质资源的所有者,因此市场上对其学位的需求总是大于其供给能力。如果从考试变成面谈,这意味着广大家长会幻想有更多的机会。毕竟面谈相比考试的刚性,会显得更有人性化和弹性化。

不过现实是学位总有天花板,因此面谈机制的设立始终是为了守门而不是把门打得更开。最后家长为了攻入这个门,得花更多的心思和手段了,“玩法”似乎也将更多样化。按照教育机构强大的破解能力,甚至可将玩法也变成考试套路去实践,比如可以打造“即兴演说”“即兴作文”等课程。既然面谈环节有着诸多玄机,那么每个学校如何控制这个魔术箱一般的环节就是重中之重了。比如学校会不会外聘一些心理学专家、人才招聘专家对学生进行严格的审视。又比如会不会借用类似考公务员、奥数等的题库,变形为口头或者故事的方式暗中考验学生的反应。

为了和初中学习衔接,是否借用初中课程的要求,以含而不露的方式来看看学生究竟有没有迅速学习新知识的实力。凡此种种都会像一幕幕魔术剧那样扣人心弦,让家长无从准备却又渴望攻略“秘笈”,并将这种焦虑和压力传递到孩子身上。对教育部门来说,只规定禁考而放开权限让民校自己去创新玩法,这确实是尊重市场、尊重民办教育的一种做法。但学生毕竟不同于市场上自由流动的人员,他们的人生进阶也需要政府的保护。民校在各家争鸣之中,逐渐会诞生一批经验模式,甚或也可能催生某些畸形的、扭曲学生心智的做法。

对此教育部门应该有清醒准备,在民校面谈的环节中积极介入分析、吸取各类经验教训。对于那些面谈能兼顾人性化、科学化的机制,就要进行业界褒扬和共享。对于面试中的非人性因素要提出相应的警戒线,以儆效尤。此外,还要通过匿名方式有效搜集尽可能多的家长意见,才能对民校面谈的质量进行全面的反馈和评估。面谈对民校来说是一种机遇,也是一种挑战,甚至会颠覆其传统的以考试分数筛人的强大惯性。因此要彻底杜绝民校“以分择才”的道路,还须真正有效切断民校和社会教育机构之间的暗中委托关系。因为机构常常会接过民校的出题,对学生进行提前考试评估,提早得出大概录取名单。

对于这种潜规则,查处往往很困难。如果教育部门以不干预市场行为作理由,不瓦解这种机构、民校之间的利益关系,那么破除义务教育的分数枷锁只会功败垂成。耀琪。

北大自主招生改革的新举措“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在公众舆论的漩涡中卓然前行。日前,北大公布了获得资质的39所中学及其校长姓名并进行为期一周的公示。鉴于全国13个省区市报名的中学有400多所,比例高达10∶1,并且这些中学除了江苏有几所位于县城(含县级市),其余都局限在条件优越的大中城市,估计不产生异议恐怕也难。所以,只简单地用表格形式公布“地区”“中学”“校长姓名”“推荐名额”这四项情况,远远满足不了公众的信息饥渴。那400多所中学具体都是哪些,为什么最终选择了其中这1/10,是基于什么标准,审核了其哪些优越的条件?做出选择的北大“自主招生专家委员会”成员都是何人?……还会有其他一系列问题,社会大众自会通过各种媒体以及“电话”“传真”“来函”等监督手段质疑询问,因此或许热闹还在后头呢。

尽管此前我曾撰文对北大推出的“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比较乐观,尽管我相信这项制度设计从主观上肯定是为了把自主招生工作做得更好,但此情此景仍然让人忧虑难消。也许从北大的角度来说,自主招生本来就是他们自己的事,与这么多闲人无关,可别忘了人们常说的“北大是全国人民的北大”,不是谁家的自留地、试验田,况且即便是私立大学,也不能自己想怎么来就怎么来,因为教育与其他生意不同,毕竟具有公共资源性质,也得讲究个公信力什么的。在此我也不揣浅陋给北大提个醒。

尽管“校长实名推荐”并非取消考试,还得参加高考,但是同样是参加高考,有没有被推荐却大不一样。比方说两位考生,高考成绩都达到或超过了北大一批次录取线,可一个没被推荐,那么在合格者远远多于招生分配名额的竞争中也可能落败,而另一个被校长实名推荐的学生,则铁定会被北大录取。再比如两个考生成绩都低于北大一批次录取线30分之内,未被推荐者根本就没有被北大录取的可能,而被推荐者只要经北大面试合格则也会铁定上北大。中学校长实名推荐的“含金量”如此之大(不光是白占30分便宜,而且在30分之内还铁定上北大),也就难怪反对声音那么高涨,因此也就不能不提前考虑加以防范有可能出现的问题。

与铁定上大学相关,今后围绕这些有“校长实名推荐”权的中学会不会出现择校竞争的火热局面呢?既然进了这些中学校门,只要成绩不错,实际上就等于进了北大,相当于北大录取关口前置了,并且把至关重要的选择权交给了有“实名推荐”权的几十位中学校长(少有的意外情况只是被推荐的考生降30分仍然达不到北大录取分数线),类似于旧时代曾经有过的“北大预科”,那么由初中升高中甚至“小升初”的激烈角逐势必围绕这些中学展开,在这一过程中会不会出现一些权钱交易和其他教育腐败现象呢? 相关的还有,鉴于“实名推荐权”在中学校长变化当中还需要重新认定,那么这些中学校长之位的稳定性得以大大增强。

如此一来既有好处比如使治校有方的校长长期不变利于教育质量的保持与进一步提升,恐怕也有不好的地方比如反令好校长的成功实践经验难以在更大的范围内发扬光大(升职或调任别校),也不排除其中有的中学教学质量高的功劳其实重头并不在校长如此一来却有助于其长久盘踞这一职位。我以上的分析并非信口雌黄,而是基于可能发生的情况,但愿只是杞人忧天,不会真的在现实中出现,那样反而值得庆幸了。一项新的制度设计,尽管事先进行过一定范围的论证,可要想一步登天臻于完美无缺,只怕也属痴心妄想,相反,倒是难免会出现这样那样始料不及的问题。

对此,理应采取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态度,与时俱进进行相应的调整完善,切不可因循守旧固步自封,甚至怕丢面子似地执迷不悟歧路疾行。作者:郑根岭。

成都 中学 学校

上一篇: 女生上班不足一月炒汇亏150万 疑遭公司设局诈骗(2)

下一篇: 乡村学校“空巢”现象严重 校舍资源被大量闲置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36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