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将消除农村学校超大班额


 发布时间:2021-02-26 12:47:25

《南方日报》视界版报道信宜市天后街村部分孩子每日乘坐竹筏过河上学,得到信宜市委、市政府的高度重视。昨日,信宜市交通、安监、公安等有关部门组成工作组,取缔了竹筏摆渡,并根据学校上下课时间安排客车供学生乘坐。上北畔大桥重建工程将于近日动工。摆渡人签字不再撑竹筏 昨日清晨6时50分,一辆农村客运车缓缓地停靠在镇隆镇上北畔大桥遗址的岸边上,原来搭乘竹筏过河返校的10多名天后街村学生陆续登上客车(如图)。15分钟后,客车顺利抵达镇隆小学。“为妥善解决天后街村学生和群众的出行问题,在上北畔大桥建成通行前,我们将临时恢复这条线路的客车营运,根据学生上下课的实际情况,调整班次和发车时间,并对学生实行票价优惠。

大桥建成后,将恢复正常营运。”信宜市交通局副局长陈国坤说。7时10分,在学生们的乘车出发地,由信宜市交通、安监、公安等部门以及镇隆镇部分干部组成的工作组,对原来撑竹筏摆渡学生过河的彭太福发出安全隐患整改通知书。彭太福随后在《安全隐患整改通知书》签名;另一名摆渡人梁德海当日也已在整改通知书上签名,保证不再摆渡。新桥预计半年后竣工 去年4月27日,上北畔大桥被洪水冲毁。6月11日,镇隆镇人民政府即向该市发展和改革局提出重建的申请;7月26日,该市发展和改革局批复同意立项重建;后来又进行了设计、审核等较多的程序步骤,花费了一定的时间;今年4月开始公开招标,但因资金缺口较大,两次公开招标均无施工单位投标。

经媒体报道学生乘竹筏过河上学后,该市党政主要负责人多次作出批示,要求做好群众的安全教育工作,坚决制止群众撑竹筏过河的危险行为,想方设法筹集资金,全力推进该桥的重建工作。目前,通过邀标的形式,已经确定该桥的重建工作由茂名市公路建设有限公司负责。“桥梁建设资金已经基本落实,不足部分市财政将会兜底解决。建设方正在清理机器进场的路障,预计工程将于近日动工,如果没有发生大的洪涝灾害阻碍工期,建设过程顺利的话,大桥将于今年底、明年春节前竣工。”镇领导赖世平表示。(文/图:南方日报记者 梁文悦  通讯员 张宇)。

高中和幼儿园的省级评估,以后不再是政府操刀,而是由第三方社会机构承接。昨日,广东省教育厅督导室发布公告,明确“高中省一级学校等级评估”、“国家级示范性普通高级中学评估”和“省一级幼儿园评估”等三项评估工作,将交由具有相应资质的社会组织及市场中介组织承接。教育部门作为行业主管部门,掌握着公办学校等一批教育资源,同时还是学校评级的操作者。裁判员身兼运动员的尴尬身份,不利于评级的公正客观。此次将省一级高中评级交给社会机构来操作,符合“小政府大社会”的大趋势,教育部门管得太多太细,既不利于将有限的行政力量集中到真正需要管理的环节上,客观上也可能压缩了一些社会机构本可大显身手的空间。促进管、办、评分开,有利于政府与社会组织各司其职,理顺关系。

在肯定这一变革的基础上,还有一些细节问题值得关注。根据公告,评估标准可由第三方机构制定,但要经过教育部门审批通过。社会机构评级只是评级主体的转变,真正要体察评级改革有没有起到促进学校建设、提高教育质量的效果,很大程度取决于评估标准如何制定。正如一些业内人士的评价,现行评级习惯于单纯以学业成绩作为评级依据,未来应该考虑多元化评价指标。目前,广州已在中小学阶段提出“教育质量阳光评价体系”,对学生品德发展水平、学业发展水平、身心发展水平、兴趣特长养成、学业负担状况及学生学习动力和师生关系等多方面进行综合评价,这一方式在制定高中评级标准时也可参考。但长远来看,高中评级制度本身还须做出改变,要逐步淡化学校等级概念,而非给学校分个三六九等。

人为给学校划分等级,尽管有一些积极作用,但也可能导致大量资源集中在少数学校身上,与教育公平理念相悖。从2006年起,广州市就不再对义务教育阶段公办学校评估等级,今年初更规定这些重点学校不得挂牌宣传“省一级”、“市一级”称号。尽管高中不属于义务教育范畴,但其公益性毋庸置疑,其中作为主力军的公办高中由公共财政负担,更应该成为实践教育公平和公共服务均等化的榜样,理应避免评级加剧教育不公等的负面效应出现。当然,改革无法一蹴而就,评级权力下放,已朝着教育公平的目标迈出一步,接下来改革的步子还可适当迈大些、迈快些。(张涨)。

全国政协委员、河北省肥乡县曙光学校校长刘卫昌。记者 刘哲 摄 刘卫昌,一个地道的河北肥乡汉子,一位残障人士;他是曙光学校的农民校长,也是一位全国政协委员。多年来,刘卫昌一直致力于民办教育与残疾人事业,1997年5月曾被国家授予“全国自强模范”称号,他的事迹被拍成专题片《绿叶对根的情意》在央视播出,在全国引起强烈反响。拐杖与老母猪 理想与大学梦 1968年,刘卫昌出生于河北邯郸肥乡县卜寨村,是家中的老幺,却不是上帝的宠儿,一岁时因患小儿麻痹症右腿致残。8岁那年,刘卫昌上了小学,当别的孩子蹦跳着上学时,他却架着双拐,一瘸一拐地在坑洼不平的土路上往前挪。但刘卫昌一直在坚持,从没放弃过上学的念头。10岁那年,父亲为了让刘卫昌能放下拐杖和别的孩子一样走路,决定带刘卫昌去做手术。

由于家境贫寒掏不起手术费,父亲狠心卖掉了家里的老母猪,东拼西凑了二百元钱为小卫昌做了手术。手术成功了,术后通过坚持锻炼,刘卫昌终于甩掉了拐杖。1984年,刘卫昌以几分之差高考落榜,但倔强的他没有放弃上大学的梦想。没钱,刘卫昌就靠着一辆破旧自行车外出到县城、邯郸卖菜挣钱,农闲时到学校补习。然而,命运之神却跟刘卫昌开起了玩笑,连考4年,他未能圆了大学梦。面对父母的失望和众人嘲讽,刘卫昌在痛苦和绝望中思考着,一个残疾人应怎样面对生活?1989年,刘卫昌决定参加成人高考,以优异成绩被中央财政金融学院函授部录取。大学梦圆了,可问题又随之而来,因为家中十分困难,学费成了最发愁的事。刘卫昌就一边务农,一边卖菜,半工半读念完了三年大专课程,拿到了中央财政金融学院颁发的毕业证书。

河北省肥乡县民办学校曙光学校校舍,刘卫昌校长(左二)。资料图 1个老师7个娃 “婚房”里走出的农民校长 25年前,函授期间的刘卫昌发现村里有好几个十二三岁的孩子不仅不上学,还结伙跟外村孩子打架,是村民们眼中的“问题少年”。原来这些孩子有的没升上初中,小学又不再接收,只好东游西逛,惹事生非。刘卫昌便萌生了办学的念头,既让自己的知识学而有用,又能让这些孩子继续学习,同时减轻家庭和社会负担。1991年,刘卫昌不顾家人的极力反对,腾出自己的三间婚房办起了曙光学校,为7名失学“问题少年”打开了教育之门。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刘卫昌的精心培育下,7名学生全部升入初中,2 人升入重点中学。这样的成绩,很快就在三乡五里引起轰动,家长们纷纷把孩子送到曙光学校,学生人数达到63人,学校后续不断扩大。

25年后,他依然执着坚守,如今曙光学校已由1个老师3间房7个娃,发展到目前有18个初中班,16个小学班,2500余名学生,并为聋哑人创办了肥乡县第一所聋哑特教班,成为肥乡县规模最大的民办学校。听说老校长来了,在京学习、工作的学生们来到驻地看望刘卫昌校长(中)。资料图 25载育满四方 农村教育也要全方位 25年来,刘卫昌校长的曙光学校,共培育出3100名学生,使330多名失学儿童重返课堂,并升入高一级学校,82名聋哑儿童接受了正规教育。其中躯残学生王景于2005年考上了燕山大学。而最初1个老师7个娃时的7个娃,早已褪去了儿时“问题少年”的草帽,有两人在努力创业中,一人成为了人民教师,还有一人成为了律师。这也一直是让刘卫昌坚持办学的动力。如今刘卫昌的学生们已遍布全国各地,有清华、北航等一流大学的高材生,也有高职高专的毕业生,在各个岗位上贡献着自己的力量。

今年两会,刘卫昌委员仍十分关注农村教育问题,会上会下,说的、谈的几乎都与农村教育有关。刘卫昌说,他就想为贫困地区的孩子们和民办教育事业多做点实事。对于未来的办学方针,他提出农村教育也需全方位,在现今学校师资力量大幅提高,摆脱基础教育差师资力量薄弱的包袱后,不能单单满足知识教育,农村娃娃也需要对德育、体育及艺术进行教育,育人要先教其做人,再传其知识本领。刘卫昌最大的梦想,就是能通过自己一直的努力里,改变农村青少年的未来,让孩子们走出属于自己的精彩人生。(记者 张振喆)。

学校 学生 设施

上一篇: 昆明市警方六条措施强化学校及周边的安全

下一篇: 云南人大代表关注学生营养餐:牛奶面包营养不均衡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699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