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教育局副厅长称“高考加分很公平”引热议


 发布时间:2021-04-11 18:21:30

省招考中心下发“山西省高等学校招生委员会关于规范和调整普通高考加分项目的通知”,同全国其他省份一样,我省新的加分政策明显“瘦身”,主要在省奥赛获奖、体育特长生、省三好学生优先学生干部、科技类竞赛等四方面做了调整,取消了一些照顾加分项目,降低了一些项目的加分分值。本次为高考加分“瘦身”,同时,也并未将优秀特长生的上升通道彻底封死,体现了政策制定者建立更加公开、严谨和洁净的竞争平台的科学思考。规范高考加分,减少不科学的加分项目,有助于遏制“加分腐败”,但“瘦身”药方要真正加强根治加分乱象的疗效,关键还在于落实。一方面,教育部门要承担责任,统一管理,在公众监督下,晒掉其中的水分,提高含金量。另一方面,对违规加分、造假行为应一查到底,予以严惩,斩断其背后的利益链,提高违规成本,起到威慑作用。

否则,造假违规者有逐利动力而无违规代价,有权利操作空间而无连带责任,何谈治理顽疾。还有就是让高校真正拥有对高考加分的“不认可权”。高考加分“瘦身”,虽然只是一个小小的改动,但是,相对于过去泛滥的高考加分,无疑是一个进步。作为一项公共政策,如何进行高考加分,仅仅听取专家的意见是不够的,更要广泛听取社会意见,多给群众话语权,所以,高考加分“瘦身”,也是对民意的尊重和善待。唯有教育公共政策充分汲取民意,逐渐缝合撕裂的公平伤口,才能让考试制度不断完善,发挥更为稳定、公平和科学的指导作用,从而让我们的教育事业赢得更多的公平和信任。(大吕)。

近日,北京大学本科招办最终确定了39所中学具有2010年的“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的资格。其中北京地区的有中国人民大学附中、北京四中、北京大学附中和北京师范大学第二附属中学4所。在公众的狐疑与观望中,校长推荐制进入了实质性的操作阶段,39所中学的确定,揭开了北京大学自主招生的最新序幕。犹记得日前北大试行中学校长实名推荐制的消息,公众质疑声四起,究竟哪些中学、哪些校长获得推荐资格?获得推荐资格的中学会不会局限于名校?这些校长靠得住吗? 如今来看北京大学公布的中学及校长名单,不免黯然。先前的担忧并非多余,所有获得推荐资格的学校都是名校,在39所中学分布的13个省市区中,北京有4所中学获得推荐资格,校长有权力推荐的学生名额高达12-16名,名列13个省市区之首。应该说,名校生源优质,更有资格获得推荐的资质,但问题是,那些名不见经传的一般学校,就没有可供推荐的栋梁之材?那些地处偏远、办学质量不那么过硬的中学,就没有可造之材?此外,北京在高等教育资源上占有优势,录取分数线低于其他地方,重点大学本地化也备受诟病,何故北京获得的推荐名额依然最多? 培根有一句名言说得很对:“只要维持公平的教育机会,贫穷就不会变成世袭,就不会一代一代世世代代地穷。

”在当下,我国的教育资源分配不平衡,这一点连新任教育部长袁贵仁都不否认。而真正的教育公平,不止是受教育的公平,还包括受推荐的公平。对那些无缘享受教育优质资源的学子来说,无论是师资还是学校硬件等方面与名校皆有差距,在这种殊为不易的求学环境中,不坠青云之志,他们同样也需要被推荐的机会,如果北京大学忽视他们,只青睐名校,容易加剧教育不公。同时,作为社会公正的“调节器”之一的教育,如果“嫌贫爱富”,还会加速公众的社会不公正感和被剥夺感。当然,校长推荐制正在试水阶段,在推行中会逐步改进,自主招生作为教育体制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需要不断完善。对其苛责,实际上表达的是一种真诚的期待。我们希望校长推荐制不只是名校的盛宴,更愿意看到,自主招生能越走越远,能在捍卫教育公平与扩大高校自主权、选拔优质人才中找到平衡。(特约评论员 王石川)。

中小学教师统一招聘 编者按:今年开始,全国各地中小学新任教师将全部由省级教育行政部门统一组织公开招聘考试。教育部要求省级教育行政部门要结合国家或地方“特岗计划” 的实施,统筹考虑本行政区域内教师岗位需求情况,合理安排中小学教师自然减员补充。此举是对中小学教师招聘机制的重大改革,其对推动我国教师队伍建设将会产生怎样的影响?由此,我们能不能对教育公平寄予更多美好的期待? 统一招聘能否 推动同质基础教育 中小学新任教师由省级教育行政部门统一招聘,对基础教育来说,是一项迟到的制度正义。伴随着中国教育的发展,基础教育在量上面,基本已经实现了公平。

但是,在质上面,不同地区、不同学校,在办学条件、资源、师资和教学质量上则表现出较大的差别。在教育内容一定的情况下,学校教育最核心的要素是教师和学生。无论农村的孩子,还是城市的孩子,在天资上面,几乎是没有差别的,正是后天受教育的差别,造成了他们人生发展截然不同的际遇。在影响教育质量的众多因素中,教师的数量和质量,又是最关键的部分。因此,统一招聘教师,其意义绝不仅仅在于教育人事的公平,而是在于弥补教育质量的差别,推进教育公平的实现。不同地区、不同学校教师质量的差别,原因是多方面的,深刻的层面,是教育体制的问题,是教育资源配置的问题。改革这种不合理的教育体制,从上而下的路径要比从下而上的路径高效得多。

变革现行教育体制,最直接最有效的方式就是从人的角度着手,从教师着手。明白了这一点,我们就不能不对“中小学新任教师由省级教育行政部门统一招聘”寄予更多美好的期待。叶雷(湖北 教师) 统一招聘教师 更要统一支付工资 收拢教师招聘权充其量能清理出一些原本可能被“关系户”侵占的教师岗位,至于其“鼓励引导高校毕业生到农村学校任教”的政策效果,恐怕不容高估。首先是一个城乡教师编制倒挂的问题。由教师编制而区分的教师内部“同工不同酬”,是备受舆论关注的一个不公平现象。不教书的有编制,教书的没编制,决不仅是因为编制数量不够,而是因为编制被大量行政人员乃至上级教育部门行政人员所侵占。

对此,教育部已经在着手清理,我们且乐观其成。但在广大农村地区,却确实严重存在着编制不够的情况,因为教育部门在分配教师编制时,本身就是城乡区别对待的。国家对城市、县镇和农村分别规定了不同的生师比,小学分别是19∶1、21∶1和23∶1,初中生师比则为13.5∶1、16∶1和18∶1。为什么23个农村小学生才能拥有一个教师,城市里却是 19个小学生就可以拥有一个呢?这样的编制倒挂不能不说是对农村教育的一种歧视。更重要的是,城乡教师待遇相差实在太多。目前,中小学教师工资一般以县级为单位进行管理,由县级财政支付,贫困地区不足之额则由中央政府转移支付,但挪用、拖欠教师工资情形时有发生。

要实现促进城乡教育公平与促进大学生就业的有机结合,与省级统一招聘相比,更应统一城乡教师编制标准,并实现城乡教师工资由省级财政统一支付。某种程度上,城乡教师工资水平不仅要统一,甚至应根据具体农村学校艰苦程度的不同,给予农村教师额外的艰苦津贴,如此方才有望既加强农村学校师资力量,又有效促进大学生就业。盛翔(浙江 职员) 规范教师准入与教育公平是两码事 当前高校毕业生就业形势严峻,就业压力加大,同时部分农村学校特别是中西部边远贫困地区农村学校教师仍紧缺,毕业生下不去,合格教师难以补充的问题仍突出。教育部鼓励引导高校毕业生到农村学校任教,一方面能进一步加强中小学特别是农村学校师资力量,一方面也能有效促进高校毕业生就业。

从中不难看出,教育部此举的用意是十分明确的。当前一些企业裁员,使得此前不被关注的教师行业成了一些优秀人才的首选。同时,国际金融危机也使得那些想当教师的人才对岗位的待遇期望降低,这也是为农村招到好教师的绝佳机会。教育部就是要通过“特岗计划”等一系列的方式,将下放的教师招聘权回收上来,统招统分,试图解决农村学生受教育不公平的老问题。//--> "); //--> 其实,学生受教育的公平问题,与教师的入门公平问题,是两码事。学生受教育公平的问题,是当前急需解决的问题。而教师入门公平的问题,则是任何时候都需要重视的问题。这两个问题分别需要不同的解决办法,不能“一石二鸟”,混为一谈。

规范教师入门门槛,对解决农村学生受教育的公平问题作用有限。“特岗计划”招的教师,经费由专款保证,这是一种进步。但是,这个“特岗计划”毕竟还有个 “特”字,这批教师任满之后,学生们找谁来教呢?如何把特殊化变为常态化,一些发达国家成熟的“轮换制”就是很好的范例,可以借鉴过来。孟嗣贵(四川 公务员)。

政策 公平 李小鲁

上一篇: “史上最牛历史老师”:离经叛道,只为贯彻观点

下一篇: 今年高考语文主考能力 不看重死知识更看重活应用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99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