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用藏头诗为小女孩写评语 将其姓名写进诗中


 发布时间:2021-04-21 15:46:35

任职于高校的杨老师因被学生武某在人人网撰文指责其在指导学生论文答辩期间变相勒索学生请客,自认为名誉受损的杨老师将学生起诉索要精神抚慰金。记者昨日获悉,西城法院已受理此案。杨老师在起诉中称,学生武某在人人网的个人主页上写了篇文章,称“学院田老师、杨老师等人在指导学生论文答辩期间,变相勒索学生给其请客送礼,同样以毕业论文和不予毕业来要挟……杨老师多年多次向学生索要烟等物品。”并将帖子上传。杨老师认为学生诬陷诽谤自己,并与之联系询问,但学生武某却称文章不是他写的,拒绝与杨老师解决此事。杨老师称,事发后,该帖被大量转载,并有很多人回帖,且至今在网上依然能查到相关信息,对其造成恶劣的社会影响。

因此,要求学生武某登报道歉并赔偿其精神抚慰金。(通讯员 徐澜涛)。

公检法、国土、公路、卫生监督用车……,甚至连血防专用车也来凑起了热闹。这可不是在哪个市政府的大会现场。一条欢迎新同学的标语明明白白告诉我们,这是在湖南一所大学门口。感谢那两位蹲点的网友,让我们看到了这样辉煌的场面。本来以为在人人喊打的气氛下,公车们好歹安分了一些,不敢再大摇大摆地焦灼我们的视线了。想不到这不过是纸糊的灯笼,一次集体的暴发击破了我们可怜的幻觉,眼前生动的场景无情地撕扯出了我们心底的痛处。两位蹲点的网友连呼想不到,他们以为顶多能拍到一两辆公车的身影,但令人眼花缭乱的车牌号,证明了公车私用仍然是一种现象,而不是偶然的事件。对于一种社会现象,再做聚焦式的跟踪和追究显然没有多大意义。因为根子还在,疾风暴雨式的严打只会招来暂时或更深的“潜伏”,却斩不断深藏在土壤之下蠢蠢欲动的暗流。-方小晶。

也许是北京宣布高考英语降分带来的连锁反应吧,网友当下又把靶子瞄准了数学。截至报道该消息的记者发稿时为止,一项网上调查结果显示有超过七成的网友支持数学退出高考,彼时参与投票者已达15.68万人。理由多种多样,以这个最夺人眼球:数学难度太大,平时生活中,买菜什么的需要用到几何函数吗?这自然是一种极端的观点,负气的成分居多,可能是借机发泄对教学方法、教育体制等的不满吧。不过,倘若按照这样的抬杠逻辑,买菜也用不着天文地理,只用人民币,那么就什么都不用学了,识数就行,大家都像原始人那样每天耕猎,填饱肚子便载歌载舞? 这类的观点本来不值一驳,所以还想说上两句,是因为其背后隐藏的逻辑带有普遍性:凡知识,“有用”则可为之,“无用”则可弃之。

在太多领域,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行其实也。我们的技校、中专、高校甚至中学现在都那么热衷于改名,提升自家所谓地位之外,还有两个原因:首先是改了之后,听或看上去觉得“有面子”,再就是让人觉得自己“有用”。某个知名论坛上曾有个红极一时的帖子,叫做“中国大学骗人专业一览”,归纳了一些“听上去很美”的专业,实际上都是在现实中颇有些灰头土脸、似乎“没用”的基础学科专业。比如数学系的“信息与计算科学”专业学什么?不知道的以为是计算机,来了方知正是彻头彻尾的数学。严格地说,这也不算是骗人,社会需要“有用”的学科,学校就只好“对接”,实乃不得已而为之。我们学人类学的在这方面就吃了大亏,想当年毕业的时候正实行“双向选择”:可以自己去找接收单位,找不着再计划分配。

人家那些哲学的、中文的,手里攥着的单位都挑花了眼,我们要像没头苍蝇到处乱撞,往往是一开口,人家就臆断你这玩意没用。须知那时候咱还在“天之骄子”之列呢!所以后来听说我们系也学乖了,专业的名字都变得好听起来、“实用”起来,我们过来人知道换汤没换药,考生在选择填报志愿时估计会产生错觉。这叫什么跟什么呢? 职称外语备受诟病,最主要的观点也是“没用”。本人之不苟同,已通过数篇文章表达,核心观点是作为一种素质要求,掌握一门或数门外语为高级职称所必须,此不赘言,不苟同本人者大可反驳,在下洗耳恭听。拿“有用”还是“没用”来衡量知识,该是典型的实用主义。什么是实用主义?我把书架上的《中国大百科全书》搬出来,摘要抄了点儿词条释义:19世纪末产生于美国的一个属于经验论哲学路线的派别,把知识当作适应环境的工具,把真理等同于“有用”,较为突出地反映了美国资产阶级急功近利的思维方式和生活方式。

后面那句的后面半句,我以为很恰当地解释了当下甚至一直以来国人在许多问题上的“没用”观。而所谓“没用”,实际上是没有直接的“用”而已。众所周知,先贤庄子有一种“无用之用”的哲学,以“无用为大用”。听起来并不玄乎,举数学而言,郑州大学数学系教授原晋江说得好,不是直接用“加减乘除”才叫用数学,在生活中间接用到数学的地方也很多,比如归纳、统筹、统计分析等。也就是说,提高人的逻辑思维能力、判断能力、解决问题能力,某种程度上就是数学的“无用之用”。《庄子》还说:“人皆知有用之用,而莫知无用之用也。”要让那些抬杠的网友明白这个道理估计很难,但我们的社会应该明白,也必须明白,进而不能用“有用”与“无用”这把简单粗暴的标尺,到处去胡乱丈量、胡乱取舍。

(潮白)。

老师 评语 网友

上一篇: 考研作假者不论何时查实均作取消资格学籍等处理

下一篇: 职业教育如何走出困境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8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