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清时8月即将届满离任 南科大新校长已开始遴选


 发布时间:2021-04-21 01:48:46

据媒体报道,温州一家民办课外辅导学校的校长徐善萍与该校5名老师打了个“赌”,“赌”的是老师能否解决学生的厌学、网瘾等问题。结果这位女校长输了,于是履行诺言,剃了光头。又是“打赌”式教育,又是校长另类践诺。亲猪的男校长尚未走出公众视线,剃光头的女校长又向我们款款而来。不是校长们“疯了”,而是我们的教育方式“病了”。有人认为,男校长亲猪,亲出学校文明素质的提高;女校长剃光头,剃出学生学习态度的好转。但在笔者看来,这是当事校长对自己教育无方的无奈之举!学生的文明素质和良好的学习态度,需要校长放弃人格尊严,通过亲猪、剃光头等另类方式去乞求时,这不是学校教育的悲哀吗?“打赌”式教育频现,折射出学校教育的一种焦虑。不可否认,现在的学生难教了。面对学生的厌学表现,只有无能的校长和教师,才会选择与学生“打赌”和“认罚”。这种自虐式的教育方式,也许能激发学生良知“灵光一现”,换来他们短暂的内疚感和上进心,却难以根除他们盘踞在心底的厌学情结。如何消除学生的厌学情绪,是当今学校教育面临的大问题,当引起教育部门和学校的高度警觉,并从体制和方法上寻求破解之策。

奉劝我们的校长和老师们,别再用亲猪、剃光头之类方式,去作贱自己,去亵渎师道尊严了。(汪昌莲)。

调查处理学校人员是否违规、讨论决定学位授予标准、审查老师是否可以评上教授、老师著作是否涉嫌抄袭……根据《北京大学章程》(公开征求意见稿),北大学生将有机会享受这些权利,同时北大校务委员会、监察委员会也将有学生代表参与。高校管理引入学生参与,这不是第一次。从2012年起,南开大学就在校务委员会中为学生代表设固定席位,而天津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等高校则有“学生校长助理”。就在最近,中国矿业大学校长葛世荣也聘用了5名学生担任特殊的岗位——校务参事。这些不约而同的举措,对于完善现代大学治理体系无疑具有重要意义。然而,美则美矣,目前还应该保持审慎乐观,毕竟,前车之鉴就摆在那。很多高校都曾成立教授委员会或学术委员会,力图推进教授自治或学术自治,但在行政化的语境下大多折戟沉沙。学生参与治校能起到多大作用,又能走多远?我们期盼并关注着。就像2012年南开大学让学生进入校务会时,校长龚克说的那样,这是“一种学习过程、一种社会体验、一种公民的民主体验、一种成长的经历和职业的准备”。

(云南 龙敏飞)。

该校3名教授入选2013年“百千万人才工程”国家级人选,并获“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称号。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日前公布了2013年国家百千万人才工程入选人员名单,全国共遴选产生国家级人选421名,天津大学机械学院王树新、精仪学院邾继贵、管理与经济学部何桢3名教授成功入选,同时被授予“有突出贡献中青年专家”荣誉称号。百千万人才工程是原人事部等七部门于1995年底起联合组织实施的专项人才培养计划。从2012年起,用10年左右时间,有计划、有重点的选拔培养4000名左右“工程”国家级人选,重点选拔培养瞄准世界科技前沿,能引领和支撑国家重大科技、关键领域实现跨越式发展的高层次中青年领军人才。其中,纳入“国家高层次人才特殊支持计划”的基础学科、基础研究领域领军人才1000名左右。

(完)。

学校提供的教育产品是否合格,学生自然有过问、监管甚至追责的权利。关于“燕京学堂”的争论风波尚未平息,《北京大学章程》(公开征求意见稿)这两天又成了舆论的焦点。据称,北京大学将在校务委员会、监督委员会和学术委员会中设置学生委员。其中,在该校最高学术机构——学术委员会中,学生委员将占有10%左右的比例,参与行使包括讨论决定学位授予标准、审查评定教师职务人选、受理审查学术不端行为、裁决学术纠纷等职权。作为学校的主体,学生参与到学校的管理和建设,确属情理之中的事情。在市场经济的大背景下,学生接受学校教育的同时,也同时向学校购买了教育服务,学校提供的教育产品是否合格,学生自然有过问、监管甚至追责的权利。从西方现代大学管理的实践来看,长期以来就有学生参与学校管理的实例。而且,早在2012年,南开大学校长龚克就已表示,将在校务委员会中为学生代表设固定席位。天津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等高校还有“学生校长助理”。无论国内这类做法的实际效果如何,让学生和教师一起来管理学校,都是符合现代大学管理精神的举措,值得提倡和探索。此事引发热议的关键在于,大家似乎都在担心学生委员们是否会沦为虚设的“花瓶”,而这类教育改革又是一个作秀的噱头。

高等教育改革推行多年来,在取得辉煌成绩的同时,也出现了许多弊端。如何在“学生治校”列入大学章程后发挥作用,仍有很多方面要注意。首先,要遴选出仗义执言的学生委员难度不小。从实践层面来看,国内许多高校的学术委员会是由行政指定或提名的,并没有经过真正意义上的选举,甚至个别学校为确保政令顺畅,故意将敢于讲真话的学者排除在学术委员会之外,而指定一些对学校情况不太了解或不善言辞、不问世事的教授担任学术委员。教师、教授尚且如此,遑论学生委员!因此,如何遴选学生委员成为事情成败的关键之一。目前,高校的学生会等组织大还没有成熟到可以代表学生维权的自治机构程度,这多少暴露出大学生选举的困局。如果学生委员也用这样的选举渠道产生,则难以保证他们能够真正站在广大学生立场上开展工作。因此,要避免学生成为学校行政的附庸,确保委员确实能够站在维护学生权益的立场上仗义执言。其次,对学生介入学校各委员会的程度要有更科学的研究。校务委员会和监督委员会有学生参与或许还比较容易开展工作,学生进入校学术委员会则比较麻烦,学术委员的许多职责,是学生无法承担的。

以职称评定为例,学科差异和学术眼界的局限,很难让一名大学生对学校各类专业岗位的工作做出全面评价,当然也就难以对学校的职称评定标准做出准确判断。至于像学校的战略发展定位和长远发展规划这样的宏大课题,也不是任期只有一年的学生委员所能全面把握的。再其次,学生参与校学术委员会,表面上看似乎更有利于学校制定出以学生为本的管理制度,其实这也是一种假象。影响人才培养质量的重要因素,不仅仅在师资队伍,还包括学校的行政管理水平和人财物的配置。即便是师资队伍,其质量也与学校的人事制度、分配制度、评价机制息息相关。相对于和学生关系直接的教学或科研而言,躲在背后的行政管理更深刻地影响着学校的发展。学生可否参与研究学校行政干部的任免呢?学生委员能否评价乃至裁判学校的行政管理质量呢?因此,一句话说到底,还是教育行政化在起作用。最后,虽然学生参与治校符合现代大学管理理念,但就像谈了多年的“教授治校”一样,在落实上还有很远的路要走。高度行政化带来的利益固化,将会持续阻碍这类改革进程。教授委员会好像每所高校都有,但到底能发挥多少作用呢?教授们的建议又有多少被关注、被采纳了呢?当“教授治校”还在漫长的路上的时候,学生治校或许仅仅停留在纸面上而已。

总之,学校行政化是当前中国高等教育改革的最大的拦路虎,学生参与学校管理是符合现代大学管理精神的举措,要发挥其作用,仍受制于前者,因此,这些看上去很美的探索仍需要脚踏实地的探索和实践,才能获得设想中的效果。(■单承彬 作者系曲阜师范大学文学院院长)。

校长 委员会 人选

上一篇: 海口一幼儿园招生广告:培养出省长和千万富翁

下一篇: 《极速少年——小学生30人31足全国大会》即将推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54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