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少年的性交易:性认知仅5.9%来自学校家庭


 发布时间:2021-04-15 15:15:12

浙大刚开学校内网上便贴出了一个名为“上海交大自主招生面试有这么一题”的帖子,一经贴出就得到了众多回应。原来,这道题目的内容是“谈谈你对浙大院士课题组成员论文造假的看法,如果你是浙大校长,你会如何处理这件事情?”。这样的题目让许多浙大学子有些无法接受。在网上人们戏称之为一个帖子引发一场虚拟“掐架”。(2月18日《青年时报》) 前段时间,全国各地媒体都相继报道了有关浙大院士课题组成员论文造假事件,引起大众舆论的广泛关注。这样一个性质恶劣的事件对于各大高校和学术界本身来说已经是非常“丢人”的一件事了,可是今天我们看到当有些地方或个人以某种特殊的形式来讨论这个话题时,还是有一部分人出于对自己学校“护短”的心理,总想让别人闭嘴。其实在我看来,之所以浙大的一部分学生“一触即怒”、“一点就着”,其原始出发点还是对自己母校的一种“热爱”。但是就现在事情的进展来看,浙大仍然没有拿出一样像样的姿态来,比如公布对院士的处理决定、比如向全国学术界的公开道歉。

而只是解聘些了那位论文造假博士后以弃车保帅,要知道任何一起学术造假事件,其首要的责任人就是校方,在校方监管不利、助长歪风邪气的学校里,怎么可能不出学术研究现造假事件呢?对于这样的事件,既然媒体已经公开了,学生们就不要再抱着一种“家丑不可外扬”的心态来维护自己母校的形象了。即使这样的形象能维护得住,这也只能是暂时的,在面对下一个丑闻时,我们还是束手无策。作为出题一方,上海交大是国内首屈一指的理工科高校之一,出这样的题也正反映了他们紧扣时事脉搏、严肃学术风气的态度。在自主考试中,主考官出了这样的题是在考察一个新生对于学术的态度是否严谨有度,其科研理念是否刚正不阿,而在大学之始就给学生灌输这样的信息则更有助于提醒他们在日后的学术工作中所应该注意的问题,这对于在一个大学里端正治学态度是极其重要的。其实,我并没有站在任何一方说话,我是一个北方的在校研究生,也没有必须为任何一方说话,我只是在站在我应该站的立场上发表我个人对于这样一件事的态度。

到现在为止,一提及上海交大以住的“汉芯 “造假,笔者仍然是深恶痛绝,而对于此次事件,我只能说上海交大出的题没有任何错误,更没有任何指向和攻击的态度。他们只是对于学术研究出了几个常识性的题目,根本没有小题大做的必要。虽说在网上暴跳如雷的一些学生是受自己的母校的,但是这种受仍然是一种“小爱”,是一种“伪集体主义”。之所以我称之为“小爱”和“伪集体主义”,是因为这种爱和这种集体主义是不利于一个学校真正的发展的,更是不利于整个国家学术界的公开竞争和良性循环的。所以到最后,我还是要奉劝一下网上叫骂的学生们:面对学术造假,请收起你们的“伪集体主义”,把眼界放大,把愤怒运用到自己的成长、学校和学术的发展上来。作者:王传涛。

“关注儿童”系列评论之一 “六一”儿童节临近,关于孩子的话题,逐渐成为人们关注的热点。在众多的话题中,有关儿童的安全问题,是很多家长关心的。我们都希望孩子能在安全的环境中,快乐的成长、学习,但现实发生的一幕幕,却让家长们很揪心: 2014年3月,陕西、吉林、湖北三地接连曝出有幼儿园给孩子喂“病毒灵”事件; 2014年4月,北京朝阳一家幼儿园监控视频显示,女老师踢打孩子; 2014年5月,3名光着上身的年轻男子用棍棒、拳脚围殴一名14岁少年,少年被打得几次倒地; 类似这种针对孩子的暴力、伤害事件还有很多,其对象还包括广大农村留守儿童。

这其中,甚至还包括很多“性侵”事件,其行为禽兽不如,令人发指。当这些事件发生后,“事后诸葛”已经于事无补:“药”已经吃了,对健康的损伤后果已经形成;打已经挨了,除了身体伤害,还伴随着精神创伤。这些都在拷问着我们这些成年人:我们就是这样照顾孩子的么?我们就不能给孩子营造一个安全的成长环境么? 毫不客气地讲,对于这些伤害事件,我们这些成年人都有责任。我们对孩子的关心足够多么?我们尽到家长的责任了么?在孩子的成长过程中,除了满足最基本的衣食住行以外,更重要的是精神上的关心。比如经常跟孩子聊聊天,问问他们在幼儿园做了什么,在学校做了什么。

在这个过程中,家长们如果上点心,对孩子的一些不正常状况,就能及早发现,防患于未然。有句老话叫“知子莫若父”,父母最了解孩子,他们的一些细微举动,往往能反应很多情况。如果家长们能在孩子身上多花些心思,很多伤害可能就不会发生,或者不会产生更严重的后果。我们应当明白,对于家长,关爱孩子是第一位的,没有任何借口可言。我们对教师这个职业是否心存敬畏?尽到师长的责任了么?无论任何年代,还是不同国度,在孩子心目中,教师都是神圣的、高尚的。特别是在中国,尊师重教历来是社会传统。但放眼看看,现今很多对孩子的伤害行为,都是由这些孩子心目中最尊敬的人造成的。

我们可以以“这只是教师群体中的少数败类”来自我安慰,我们也相信“教师绝大多数都是好的”,我们也看到“还有很多教师在默默无闻地奉献”。我们不能以极端来否认整体,但我们更不能靠自我安慰来容忍哪怕一丝丝对孩子的伤害。在涉及儿童安全的问题上,我们真的伤不起,更不能容忍由教师造成伤害的存在。我们这个社会对孩子的安全又是否尽职尽责,做到尽善尽美了呢?作为替代社会对教育领域行使监管之责的教育主管部门,在很多针对孩子的伤害事件上,是后知后觉的。我们把过多的精力放在了指标和考核上,而对最基本的安全教育要素却关注不够,甚至是缺位的。作为教育主管部门,不仅要对孩子的学业负责,更要对孩子的成长安全环境负责。

在这一点上,全社会都应该积极配合。“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珍视善待每一个孩子,就是保护我们这个社会的共同财富。任俊明。

录音 网友 事件

上一篇: 毕业生,你的“德育答辩”完成了吗?

下一篇: 云南一高校试水支付宝缴费 网友:不满意可退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30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