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杭59所无证幼儿园被关 7800余名学生分流安置


 发布时间:2021-05-05 21:35:06

今年,我市实现乡镇公办中心幼儿园全覆盖,我市学前三年行动计划也已全面完成。日前,市人大常委会对我市“十二五”规划纲要实施情况进行督查调研。记者从调研中获悉,按照2011年《贵阳市人民政府关于大力发展学前教育的实施意见》和《贵阳市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我市设立了学前教育发展资金,投入3000万元学前教育建设专款,完成新建幼儿园11所,改扩建幼儿园29所。2012年,我市投入11361万元完成新建幼儿园13所,改扩建幼儿园12所的任务。今年,我市全面完成学前三年行动计划,实现乡镇公办中心幼儿园全覆盖,利用农村教育资源,扩大幼儿园入园人数和规模。据悉,去年,全市在园幼儿数为100422人,比2010年的在园幼儿数83710人增加16712人;学前三年毛入园(班)率上升到69.3%,增长1.8个百分点。根据计划,到2015年,我市学前教育在园幼儿数为13.6万人,学前三年毛入园(班)率为80%。(本报记者 帅弋) 相关新闻 南明区全力推进名校集团化办学 采取“名校+新校”、“名校+特色学校”、“城乡结对互助共同体”模式 本报讯 南明区日前出台了加快教育发展改革三年行动计划。

未来三年,该区将全力推进名校集团化办学,提高优质教育覆盖面。对实施集团化办学的名校,在资金投入、校园建设、设施设备配置、人才引进、人员编制、技术职称等方面给予优先优惠政策。今后三年,南明区鼓励名校按照“强强联合、强弱联合、城乡联合”的原则,采取“名校+新校”、“名校+特色学校”、“城乡结对互助共同体”模式,在建制不变、产权不变的前提下开展集团化办学,以名校的办学理念、管理模式、教学质量、优质教师带动其他学校提高办学质量,实现优质资源教育快速扩张,提高优质教育覆盖面。南明区将设立名校创建工作专项经费。对新建和改扩建学校(含民办学校)的教育用地,可采取行政划拨的方式供地;新建和改扩建公办学校,区财政给予经费保障;对实施集团化办学取得显著成绩的单位和个人给予表彰和奖励;从场地、税收、资金等方面鼓励公办学校管理干部、骨干教师到民办学校支持办学,缓解教育需求与供给、投入不足之间的矛盾。同时,鼓励集团化办学名校引进名师,制定教学名师选拔标准,面向全省、全国招聘名师。对输出管理干部和骨干教师的名校增加10%的教师编制,并适当增加高、中级专业技术职称数量。对名校教师在选任、调动、培训、评先选优等方面给予政策倾斜。

对名校的管理干部、教师到民办学校支持办学的,其人事关系保留在原学校,身份、待遇不变,退休时回原学校退休。鼓励名校教师到薄弱公办学校支教,其支教经历作为评定教师职称的重要标准。通过三年努力,该区致力于打造6—8所区属优质初中,力争创建一所省级特色高中,新增1所省级示范性幼儿园。(本报记者 鲜晓荻)。

如果学校还正常开设,他一年经济收入有20多万元。这么大的损失,他希望有个说法。海淀区东升乡红星小学的校长谢振清表示,她已委托律师,向拆了红星小学的海淀区小营大队和房东提起诉讼。8月9日上午,红星小学被拆除。由于学校被夷为平地,学校里的过滤、暖气、桌椅等设备均遭到毁坏。“突然之间,全拆了,跟做梦似的。” 谢振清说,该校有1400余学生,教职工40人,当初自己花了50万元改造学校,现在血本无归。4 骑虎难下 “虽然现在允许继续办学,谁知道半年或是一年后,会不会又让关停?” 相对被关停,大兴区西红门镇的四所学校是幸运的,在几经挣扎后得以“起死回生”,不过这些学校办学者仍然无一日不担忧。西红门镇的育红学校,创办于1998年,校长桂芳平2008年接手。

她称,去年该校按照有关部门要求加固校舍,并成为“规范保留校”。“新校舍才用了一年,就被取缔了”。记者近日探访该校时发现,除了校舍为新建外,操场及路面都已经硬化,还盖有两间新厕所,教室走道里安装的摄像头还很新,各教室窗户外也安装了护网。桂芳平说,新建校舍共花了200多万元,由房东和她出资而建,到现在还欠70多万元债务。她和房东签的合同是20年,按照原来计划,办学20年可以收回成本,还能赚些钱,“虽然现在允许继续办学,但谁知道半年或是一年后,会不会又让关停?” 在同一个镇的建新庄实验学校、田园小学和团河实验学校,也遭遇类似的“起死回生”,也处在同样的忧虑中,“如果到时候又关停,会给我们补偿吗?” 多数办学者认为,政府之所以临时又允许他们继续办学,主要是因为太多学生无法分流。

一旦分流条件具备,他们还是面临被关停的命运。“继续办学面临诸多阻碍,半途中止则将欠下大额的债务。” 建新庄实验学校原定今天开学。原本已有300多人报名,得知学校将被取缔,100多人到学校退学费。虽然最终学校得以保留,但由于家长收到转往其他学校可以减免300元学费的短信,报名的学生中又有退学的。该校上学期有1200名学生,校长罗亮现在每天食不知味,“心里没底,能招到700人就不错了。” 2006年,罗亮已经历了一次被取缔的危险。当年,大兴区关停了数量不少的打工子弟校,刚办学一年的建新庄实验学校在名单之上,“教委领导来看了之后,说办得不错,就被保留了。” 此后,罗亮每年都向相关部门提交申请,希望能够拿到正规的办学资质。

虽然学校在2009年被评为“教学质量优胜学校”,但始终没有争得“名分”。罗亮后悔刚开始办学时没去办证,“当时只认准房子盖好了,能把我们怎么样呢?” 罗亮觉得自己“陷入了一种骑虎难下的困局,继续办学面临诸多阻碍,半途中止则除了虚耗多年人力财力精力的投入之外,还将欠下大额的债务。” 本版采写 本报记者 孙雪梅 (微博) 李岩 雷军 商西 文静 王硕 透视 沪关停学校 获得了补偿 北京打工子弟学校公益网站创办人张志强认为,政府靠行政命令关停打工子弟校,应该给予适当补偿。首先,政府在没有任何提前告知的情况下关停,有违民办教育相关法规规定,侵害了民间办学的权利。中国目前法律是允许民间办学,在政府没有能力做到全民义务教育的时期,民办教育是国家义务教育的补充和分担。

张志强称,打工子弟校存在多年,说明有巨大的市场需求,在义务教育难以普及的城乡接合部等地段,应鼓励民间资本注入办学。对于目前政府的分流安置,张志强说,有的分流安置学校承载能力有限,于是开始违法搭建,比如大兴某学校,在原来的操场上搭建起彩钢板房接纳分流学生。“凭什么别的学校不能接着开,而政府委托办学的就可以违建呢?”张志强认为,政府显然没有做到公平。对于政府关停部分学校,张志强并不是完全否定。但他认为,不应该由政府强制关停,而应该是在政府的监管下,让存在无序竞争的打工子弟学校合理地兼并。对这次大兴西红门镇四所学校的“起死回生”,张志强就表示,不赞同四所都继续办学,“应该在规划和监管下,将四所学校学生兼并到一所或者两所”。

他指出,让民间学校自行兼并,被兼并的获得继续办学学校的补偿,“这么做还用不着政府来赔偿”。张志强称,按照上海的经验,一些学校不可能配备足够大的操场、教室、厕所等设施,上海市政府将其关停时,都给予了相应补偿。北京应向上海学习。从现实角度讲,张志强认为被关停学校的办学者很难拿到补偿,因为打工子弟学校本身主体不合格,即使起诉也难拿到补偿,“关键看政府愿意怎么做。”。

办学 幼儿园 余杭区

上一篇: 4种方式可鉴别通知书真假

下一篇: 山东以考生为本 为参加高考学生提供贴心服务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1.087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