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旅游岛利好 海南应届大学毕业生就业率提高


 发布时间:2021-05-05 21:56:29

日前,教育部公布《2014年国家鼓励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新政策》,在户籍问题上,该政策强调,省会及以下城市用人单位招聘应届毕业生不得将户籍作为限制性条件。省会及以下城市要放开对吸收高校毕业生落户的限制,简化有关手续,应届毕业生凭毕业证书、就业报到证、与用人单位签订的《就业协议书》或劳动(聘用)合同办理落户手续;非应届毕业生凭与用人单位签订的劳动(聘用)合同和《普通高等学校毕业证书》办理落户手续。事实上,国家早就出台过类似的政策,早在2011年,国务院就曾下发《关于进一步做好普通高等学校毕业生就业工作的通知》提出,各城市应取消高校毕业生落户限制,允许高校毕业生在就(创)业地办理落户手续(直辖市按有关规定执行)。此后,各个城市渐次放开了对大学生就业的户口限制。应该说,大学生落户于就业城市,已经称不上一件困难的事情。教育部此番再次提出这个问题,应该是对之前政策的重申、强化和细化,以期进一步推动这一政策的落地。高校毕业生的就业落户政策,虽然有了质的改变,但仍然还是留了一些“尾巴”,成为影响大学生就业的障碍。比如说,高校毕业生就业落户政策改革从一开始,就把直辖市作为“化外之地”,从十多年前开始酝酿,到2014版的最新政策,都将几个直辖市排除在政策执行范围之外,也就是说,在这几个地方就业的大学生,仍然会面临“落户难”的问题。

但这几个城市,尤其是北京、上海,恰恰是就业大户,每年都有数以万计的大学生成为“黑户”。其实,正是诸多的特权导致了北京等几个城市的资源集中,从而吸引了大量的人口。现在却又用新的“特权”欲将大学生拒之门外,这难言公平。究竟为何不纳入政策范围,需要给公众更详致的解释说明。此外,在其他城市,同为落户,相当一部分毕业生——以在民企就业的毕业生为主,只能在所就业城市的人才市场落集体户口。客观地来说,这种集体户口和普通户口区别不大,但也会造成一些麻烦。比如说在很多地方,持这种集体户口的人结婚就是个大麻烦。希望这样的小尾巴能够尽快割掉为好。同时,在户籍问题上,除了要关注大学生群体,还需要关注其他的社会群体。很多人在一个地方辛辛苦苦地打拼了几十年,渴望户口而不得。他们跟大学生、跟其他本地户籍人群一样,都是劳动者,都在为所在城市做贡献,那么就应该享受同样的权利。户籍制度的改革,真的应该加快力度推进了,让每一位诚实的劳动者能够有自由迁徙、自由选择的机会,最终能够各得其所,安居乐业。(周云)。

武汉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在5日发布的《2011年武汉地区高校毕业就业报告》(以下简称“报告”)中,首次用“非失业率”代替过去的大学生“就业率”。据相关人员介绍,非失业率包含三部分:就业率、升学率、留学率,比就业率更能准确反映大学生毕业未失业的状态。往年发布的武汉大学生就业率中,实际上就涵盖了考研人员、出国留学深造人员,并不特指工作的大学生。据统计,武汉市2010届高校毕业生221203人,其中,本科生109723人,专科生111480人。毕业生的总体非失业率达到89.1%,其中本科生和专科生分别为90.6%和87.5%。武汉市已连续9年发布大学生就业情况调查。今年则是首次以“白皮书”的形式发布就业报告。其中对于大学生创业、离职及东湖高新区用人需求的调查,均是首次发布。据调查,86%以上的企业表示大学生职业能力的培养没有满足社会需求。被调查的企业中,应届毕业生半年内的离职率高达32%。在自主创业方面,结果显示,在选择留汉工作的112150名大学生中,选择自主创业人数为641人,占武汉就业总人数的0.57%,其中本科生有581人。

(记者杜若原)。

刚刚结束的省“两会”上,有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提出,毕业生就业率造假已经影响到官方发布的就业率公信力,他们建议发布就业率应由独立的第三方进行,而且要进行长线评估。就业率“注水”,是谁“逼”的 人们发现,在公布的就业率统计中,一些并不太知名的高校常常排在前列,而南大、东大等名校则排在靠后面,与人们对学校的传统印象大相径庭。再看年终就业率,各高校大多在95%以上,有的高达98%、99%甚至100%。“都说就业形势严峻,大学生工作难找,从公布的就业率怎么丝毫看不出来?”不少人产生这样的疑问。“就业率‘注水’已经是不争的事实。”某高校学生就业负责人告诉记者,“有的学校看似总就业率很高,但协议就业率却不高,因为那是‘硬碰硬’的,其猫腻就在灵活就业率里面。”据知情人透露,就业率和学校质量考评连在一起,一些高校为了显示自己的就业率高,便“逼”学生在毕业前一定要拿到就业协议,甚至“威胁”拿不到就业协议不发毕业证书,于是有的毕业生甚至包括毕业生的家长四处找熟人搞假签约,有的甚至“落户”到小饭馆、小商店。

有个极端例子:一位同学到学校的超市买了堆东西,让店主帮忙盖了个章。“而这些,都统计在‘灵活就业率’之内了。” “我们也没有办法,学校逼我们,没有用人单位的就业协议或接收证明,就不发毕业证,只能想办法糊弄过关了。”一位大学生说。“学校采取一些非正常手段也是迫不得已。”某高校负责人坦言,“就业率是人才培养质量的重要指标,可以说是高校的生命线。就业率不高会影响各种评估,相关专业也会面临减招、停招的危险。而且,就业率也和相关老师的专业职务晋升、奖金考核等挂钩。” 挤水分,为何这样难 省高校招生就业指导服务中心负责全省高校大学生就业数据的收集、统计,他们虽然意识到了就业率掺假这个问题,但也很无奈。据该中心主任任雷鸣介绍,为防止就业率造假,他们已经采取了不少措施。而且,他们还有一些其它设想,比如不单纯用数字衡量就业情况,再加上工资水平、就业区域等数据。

“这是因为工资水平更能反映一个学校培养学生的质量高低。”任雷鸣说,“但问题是,学生毕业离开学校后,如何再将自己的工资情况告诉学校?这缺少一个反馈机制。” “我们还曾想发动学生一起来挤水分。”任雷鸣说,比如把每位学生的姓名、专业及其就业情况公示出来,请学生检举。“但学生的就业地点、单位等信息又涉及学生的隐私,不好操作。” 第三方发布就业率,是否更客观 有省政协委员认为,就业率由学校提供,行政主管部门又用这些数据去考核学校,这样学校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造假之嫌在所难免。“因此,应该重新开辟统计就业率的渠道。” 省人大代表、南京工业大学教授陆小华认为,“如果第三方造假,相关部门可以处罚第三方,市场会自然将它淘汰。” 也有专家建议,除参考各高校提供的数据外,教育部门可以会同有关部门,专门成立一个“大学生就业率调研机构”,一方面实事求是地看待并调整大学生就业率这个指标,一方面科学地统计大学生就业率。

“这样,自然就没人往就业率里面‘注水’了。” 跟踪长线就业率,是否更有价值 “当年就业率是短线评估,国外更看重长线评估。”南京大学教授郑正介绍,国外好的经验是对已毕业大学生的就业情况进行跟踪调查,比如看他10年、20年以后从事的职业、薪酬水平等。“这是更客观、更有价值的历史记载,一所高校20年间出了多少科学家、律师、医生等,这些数据更能看出这所学校毕业生成才的比例,也更能反映它对社会的贡献和价值。所以,这种跟踪调查数据是国外大学排名的重要依据。” 除了防止造假外,郑正认为就业跟踪调查还有两个好处:一是许多基础学科的存在价值是不能简单用当年就业率来衡量的,长线评估也许更能说明问题;同时,跟踪过程中可以对学生就业时遇到的问题等进行分析,并根据社会需求改进学校的专业设置和课程内容,这样学校培养出的学生会更加“适销对路”。

(任松筠)。

毕业生 海南 就业率

上一篇: 上海中小学今秋首开《公共安全行为指南》课程

下一篇: 北京印刷学院威海研究院落户威海南海新区(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1.13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