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议员:韩引进F-35战机条件较之日本不公平


 发布时间:2021-01-16 12:43:18

随着印度全国大选的日益临近,印度空军陷入僵局的中型多用途战斗机(MMRCA)和多用途加油机((MRTT)采购计划可能很快得到签署。据报道,本次获得批准的中型战斗机采购计划可能只包含18架由法国生产的达索阵风战机,剩余的108架战机需要新一届政府进行重新评估。2012年一月,印度政府宣布法国达索公司的阵风战斗机中选印度中型战斗机采购计划,法国公司达索赢得一项价值110亿美元的合同,向印度空军提供126架新型战机。但由于技术转让问题和印度斯坦航空公司在谈判中扮演的角色存在分歧,谈判陷入了长时间的僵局。

(周扬)。

以俄第五代隐形战机T50、苏-35S等为代表的主力战机以及民用机等俄制飞机当天进行了精彩的空中亮相。俄总理梅德韦杰夫观看了飞行表演。当天进行的“俄制飞机专场表演”,吸引了超过18400名来自世界各地的观众。最为抢眼的是首次以编队形式进行空中飞行表演的俄最新第五代战机T50。午后强烈的阳光下,3架喷涂迷彩的T50战机先后从跑道起飞,以箭形编队整齐亮相,随后是长达6分钟的单机表演,拥有“俄罗斯英雄”之称的著名飞行员谢尔盖·博格丹驾驶的这架T50战机在空中上演了多种高难度特技动作,赢得现场热烈的掌声。

T50隐形战机由俄久负盛名的军机制造商苏霍伊公司生产,是俄罗斯第五代战机,亦是俄第一代隐形战机,它代表了俄制战斗机最先进的研发技术,于2010年首飞,2011年首次公开展出,并将于2016年大规模列装入俄罗斯空军。当天其他俄制战机的亮相亦相当震撼。俄主力战机米格-35、米格29、苏-30、苏-35以及教练机雅克-10等,均进行了精彩的特技表演。“俄罗斯勇士”和“雨燕”特技飞行队则上演了阵容整齐、色彩亮丽的编队特技飞行。俄总理梅德韦杰夫当天出席航展开幕式并观展,他在致辞中说,俄政府极其重视高新技术产业现代化,必须尽一切努力保持俄罗斯航空技术的领先地位。

据悉,本次航展为期6天,来自44个国家的270多家航空航天企业参展,预计订单可观。当天俄国防部即与参展的俄罗斯联合航空制造集团(OAK)签署了一笔800亿卢布(约合24.3亿美元)的定购合同。(完) 军事热点: 莫斯科航展开幕 明星战机秀绝技争奇斗艳(高清) 详解解放军文职干部:部分有高级待遇非真正将军 中国国产航母是否在建引热议 日媒出面“辟谣” 是否对叙利亚“动武” 欧盟各国尚存“分歧” 外媒:中国武直-10实弹发射新型空对空导弹(图) 中国空军试飞员数字:试飞2万余架遇险3千多次 逞威莫斯科:直击八一表演队歼10国外首秀(高清) 外媒:中国正建3.5万吨两栖攻击舰 拟2015年服役。

是我国自主设计制造的第二代歼击机——歼-8成功首飞51周年的纪念日。51年前的这一天,歼-8腾空而起翱翔蓝天,战机用呼啸声向全世界宣布:中国有了自主研发的高空高速战机。这一飞,让共和国自此有了生命力强大的种子战斗机——歼-8战机由此衍生出多个型号,以庞大的家族守卫着祖国的长空。我们将镜头投向国之重器的背后,歼-8总设计师黄志千走进人们的视野里。在他51年短暂的生命里,黄志千在我国航空领域做了诸多开创性工作:参与组建新中国第一个飞机设计室,培养出第一代飞机设计团队,主导设计第一架自主战机歼教-1……在歼-8之前,国产战机设计负责人均无总设计师头衔,黄志千被誉为新中国首任飞机总设计师。“他们重视的是航空工业之创建,而非个人问题。

回顾当年,他们报国有心,而无利己之念……”黄志千爱人的评价,是这位航空巨匠一生的追求。他开启了我国自主设计飞机的先河,扛起歼教-1、初教-6、强-5和歼-8等多型战机研制重任;他倾尽毕生精力培养人才,探索形成的飞机设计理念,奠定了我国飞机设计基础。歼教-1的技术难度在我国当时的航空工业史无前例 黄志千,出生在长江边上的淮阴小城。他取名“志千”,顾名思义就是“志在千里”。少年时期的黄志千,凭借过人的勤奋,自学考入上海交大机械系。学生时代的黄志千,就不同于常人。他的大学同学、航天专家王子仁回忆说:“志千性格内向、寡言谈,因络腮胡很密,面目虎虎然,同学们亲切地称他‘黄老虎’。” 沉默寡言的背后,是他对事业特有的专注与细致。

别人要反复修改的机械设计图纸,他往往一次就能制作成型。留学英国时,黄志千抓住难得的机会,刻苦学习航空设计技术。当时,英方禁止中方人员进入设计部门,还封锁了核心技术资料。但优秀的黄志千被英方破例选中,负责机身后部结构设计。1947年,英国伦敦郊外,一架“流星”喷气式战机灵巧地在云朵中穿梭,最高飞行速度达到975公里/小时,创造了飞机飞行速度的世界纪录。看着自己参与设计的飞机试飞成功,黄志千心中有了新的希望:有朝一日中国也能制造出喷气式飞机。新中国成立后,黄志千回到祖国,担任航空工业局飞机设计组组长。不久,他便主动提出,离开北京到东北,设计制造我国第一型喷气式战机——歼教-1。当时,新中国的飞机设计制造业几乎是一张白纸。

为数不多的设计人员,见过喷气式飞机的人屈指可数。缺少技术资料,技术人员就从科研院所借来外文资料,边翻译边学习;缺少试验设备,他们就自己动手,焊接加工。“图纸是工程的基础,一定要严格遵守制图规定,练好基本功……”飞机结构强度专家冯钟越回忆说,黄志千对待工作异常严谨,培养年轻人耐心细致,经常一边帮着修改设计问题,一边给大家示范讲解。当时,歼教-1设计图纸多达上万张。为了确保上百人设计的图纸协调一致,黄志千通宵达旦地审核把关。为了尽快让年轻人练好基本功,黄志千会在图纸上进行详细地修改和批注,便于设计人员及时发现图纸问题、提高设计图纸的能力。在飞机设计过程中,设计人员发现新机型常常出现颤振问题。当时,正值东北的冬天,风比钢硬、钢比风冷。

但是,团队上下攻克难关的意志坚如磐石。在多数东北人选择“猫冬”的时候,黄志千带领设计人员拖着木质战机模型,顶风冒雪跑到城市郊外,进行风洞试验。“每次试验,他都在场,像守望自己孩子一样,观察战机的一举一动。”顾诵芬院士回忆说,长达2个月的时间,黄志千带领设计人员一起梳理试验现象数据,确保了战机两侧进气设计的可靠性。千辛万苦,终于等到新型战机诞生之日。这一天,黄志千激动不已—— 1958年7月26日,在北陵机场,当信号弹划破天际,歼教-1呼啸着向跑道滑去,轻盈地飞上蓝天,成功做出多个高难度动作。飞机着陆后,黄志千和在场的设计人员高兴地欢呼起来。他们有足够理由自豪,因为“其技术难度在我国当时的航空工业史无前例”。

如今,人们已无法想象,研发者当时在完成这“惊天一飞”时所拥有的巨大决心与勇气。他为天空而生,又在天空陨落 20世纪60年代,美军高空侦察机常常侵入我国领空,我军雷达“看”得到,但战机“够”不着。研制一款速度快、航程远、战斗力强、能与当时世界同类型战机相匹敌的“竞争机”的重任,就落在黄志千和他的同事们肩上。当时,我国仅具备仿制第一代超音速战机的能力,直接跨越到自主设计2倍音速战机的水平,难度可想而知。从系统原理到成品附件,再到试验方法,每一次艰苦攻关,都烙上了那一代人历经磨难、不懈奋斗的集体印记。在歼-8研发工作取得一定进展时,战机“心脏病”的问题成为他们前行的“拦路虎”。一次会上,大家争论:是安装一台全新研制的国产发动机,还是安装两台经过改进的歼-7发动机?大家各抒己见,争论不止。

“某型飞机因为没有成熟发动机而不能定型,这个教训我们必须汲取,我们不能再重蹈发动机拖飞机后腿的覆辙!”黄志千权衡当时国内的技术条件,冷静地提出应采取较为成熟的“双发方案”。实践证明,这一选择大大缩短了战机的研制时间,有效规避了技术风险。为了让战机更符合部队需求,黄志千带领联合调查组,走遍空军部队、院校和机关,收集部队对歼-8飞机总体方案的意见300余条。受当时导弹至上的潮流影响,歼-8飞机起初设计时没有安装机炮。与一线飞行员深入交流后,黄志千得出结论:机炮仍是必备的重要武器,要在歼-8原有导弹方案基础上增加一门机炮。“我们技术上出现了失误,志千同志不是责难,而是经常鼓励我们如何去消除失误。”一本泛黄的《歼-8型飞机强度计算原则》小册子,一直放在管德院士的案头。

这些年虽接触到不少先进飞机制造理论,但管德院士将这本小册子一直珍藏至今。有一次,黄志千发现年轻的管德对一个技术问题认识不到位。他带着管德对一组组数据进行比对,还给他讲解国外先进设计理念。见他听得意犹未尽,就把自己编写好的《歼-8型飞机强度计算原则》小册子送给了管德。在黄志千的激励下,管德顺利完成了歼-8飞机气动弹性设计工作,建立了一整套颤振计算程序,奠定了我国航空气动弹性专业的基础。他为天空而生,又在天空陨落。1965年5月20日,黄志千带队前往欧洲考察时,乘坐的班机失事,他不幸遇难。此时,距批准歼-8战机研制方案仅仅3天。“天空没有留下我的身影,而我曾飞过。”这位航空赤子以悲壮的方式告别了他挚爱的飞机设计事业。

他的学生们继承了他的遗志,成功把歼-8战机送上祖国的蓝天。在30多年的服役岁月里,歼-8战机一直翱翔在祖国蓝天,以出色表现捍卫着祖国的海空安全。航空工业是“生产”英雄的流水线 与黄志千共事的人,都听过他提出的“苗子、尖子论”:“要注重发现和培养技术拔尖的尖子和技术不那么拔尖、却也有很好潜力的苗子。苗子出尖子,尖子带苗子,苗子带全体,互相促进,搞活人才队伍。” 在黄志千的眼里,顾诵芬无疑是“尖子”的代表——早在歼教-1研制初期,年仅26岁的他即被黄志千委以设计飞机气动布局的重任。时至今日,年过九旬的顾诵芬院士仍然记得恩师的教诲:“志千同志对我们这些晚辈十分关心,要求我们有严格的工作素质,培养了我们良好的设计习惯。

他常说,‘这些青年人,将来是我国飞机设计的宝贝,要把他们的基本功练好,练扎实。’” 1985年11月,歼-8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获奖名单中,顾诵芬的名字赫然在列。此时,距恩师黄志千逝世已过去了整整20年。“新生事物总会有失误,知错就改,不要考虑个人得失。”获奖后的顾诵芬,脑海中闪现的不是战机首飞成功时的庆祝场面,而是老师这句朴实温情的话语。20世纪60年代初,顾诵芬担任歼-8气动布局设计的副总设计师,为了战机上的一处改进设计进行了大量数据计算。不少人对他的行为表示不解。黄志千了解情况后,鼓励顾诵芬坚持大胆创新,直到做出最好的设计。在“飞豹”战机总设计师陈一坚院士的眼中,黄志千是一位近乎苛刻的老师。

一次,黄志千问他一项技术数据,他凭记忆随口而答。黄志千带着他一起查阅资料,并语重心长地说:“设计师要有严格的技术素养,要认真查资料,记忆难免有失误,万一失误,后果就很严重。” 在航空工业专家李在田眼中,黄志千是一位平易近人的长者。来国营112厂(航空工业沈阳飞机工业集团公司前身)之前,李在田就听说过黄志千的鼎鼎大名。原以为这位名设计师高不可攀,可接触一段时间后,他笑着说:“黄总为人谦和,事无巨细,有问必答,从不厌烦,也无傲气……” 长期与黄志千共事、后任某设计所所长的张仲秋,评价黄志千是“干实务、求实效,却不事张扬;满腹经纶,却不轻易外露;有远有近、远近结合、有板有眼,步步稳妥推进,质朴无华……” 当这些碎片化的记忆整合起来,就是对这位功勋卓著的航空巨匠最好的追思。

黄志千影响的不只是一代人,而是几代航空人。一颗星星陨落了,但天穹依然群星灿烂。在黄志千的带领下,沈阳飞机设计研究所成为名副其实的“飞机设计师摇篮”。昔日稚嫩的苗子,很多成长为专家、院士、飞机设计单位领导,成为航空领域的开拓者和带头人。有人说,航空工业是“生产”英雄的流水线。沈飞4位英雄黄志千、徐舜寿、高方启、罗阳将最后的生命定格于51岁。在他们的身后,一代代航空人,继承了前辈们“航空报国”的崇高理想,为研制先进战机呕心沥血,使中国航空事业实现了从总体跟跑、主体并跑到实现领跑的历史跨越。

战机 韩国 日本

上一篇: 美军X-37B因运载火箭故障发射日期或被推迟

下一篇: 北京军区维和医疗分队完成会晤医疗保障(图)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17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