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媒称日本自卫队将换装机动战车应对中国入侵


 发布时间:2021-03-03 06:57:31

最近5年来中国一直在99式主战坦克基础上研制99A2新型坦克,目前这项工作已经接近尾声,处在试验的最后阶段。文章透露,试验型140毫米火炮发射的这种炮弹穿透了1400米外类似M1A2坦克的前装甲板。文章透露,早在2009年就已经有少量99A2坦克开始在解放军部队试用。军事专家认为,99A2坦克可能使用140毫米滑膛炮,能够发射各种型号的炮弹,包括国产次口径贫铀破甲弹和从俄罗斯进口的激光制导反坦克导弹,能穿透现代化坦克的前装甲板。但是由于这种新型火炮在技术上还不是非常成熟,因此99A2坦克的主要武器可能还是现役125毫米坦克炮或其加长型号。文章称,99A2与基础型号的区别是坦克前部和炮塔两侧有大量反应装甲,总体装甲防护水平较高,能够保证坦克的生存力,对抗韩国和日本坦克的120毫米破甲弹。

据称,99A2坦克还将安装新型主动防护系统。99A2坦克配备14.5毫米QJG-02式高射机枪,比99式坦克使用的12.7毫米QJC88高射机枪威力更强。这种新型坦克可能还将配备完善型自动装弹器,使用起来更简单更可靠。与基础型号相比,99A2坦克炮塔前部空间有所增加,底盘明显加强,以防护反坦克地雷。它使用分米波雷达和夜间主动防护系统,至于能否对抗激光制导导弹,目前还不清楚。它使用1500马力柴油发动机和CH-1000传送装置。新型坦克的火控系统同样得到完善,主要组件包括独立稳定视线瞄准仪、激光测距仪、热视仪、数字弹道计算器、大量传感器(气候条件和炮管弯曲度监测传感器)、自动跟踪目标系统。

炮塔上安装有支架式彩色监视器。另外还有惯性和卫星导航系统,现代化无线电通信系统。文章指出,虽然新型140毫米口径滑膛炮能够穿透美国M1A2坦克的前装甲板,其他第3代坦克更不用说,但是中国仍将主要使用99式坦克配备的125毫米火炮,尽管它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新型坦克的火力威力,而且中国使用俄罗斯125毫米坦克炮技术研制的这种火炮,在对抗欧美第3代先进坦克方面,已经不是特别好的选择。中国此前宣称研制出了次口径贫铀破甲弹,其技术水平几乎不逊于美国同类产品,而且有报道称,试验型140毫米火炮发射的这种炮弹穿透了1400米外M1A2坦克的前装甲板。文章认为,99A2坦克使用的第二代红外热视仪有效探测距离7-9公里,无故障使用寿命4000小时。

它能够使用美国GPS卫星导航系统,将来可能使用国产北斗9602卫星导航系统,定位精度小于20米,不仅能够大幅提高判断敌方坦克位置的精确度,而且能提高车组人员对战场局势的透明度。军事专家认为,99式坦克发动机纵向分布,占据较大空间,限制了其升级潜力。90年代中国北方工业公司成功研制的出口型坦克MBT-2000,使用横向分布的传动装置,车体长度6.487米,发动机功率1200马力。长期试验证明,MBT-2000传动装置是中国在此领域最好的产品,仅稍逊于世界上最好的坦克。一些照片表明,99A2坦克使用了MBT-2000的底盘,但是这个消息还需要进一步验证。或许,99A2坦克可能将会使用新型底盘和更大功率的发动机,新型发动机可能会在99式坦克使用的150HB型1200马力柴油发动机基础上研制而成,其加强版产品的功率可达1500马力,在性能上接近德国MTU MT883发动机的水平。

新型柴油发动机在98式坦克上进行的试验表明,其最大公路行驶速度可达80公里/小时,最大越野速度可达60公里/小时。另外,99A2坦克发动机空气净化系统采用双层过滤器,与美国M1A2坦克相同。中国99A2坦克的研发工作是在韩国和日本竞相研制新型主战坦克的背景下进行的,而且放弃了以前大批量生产军事装备的传统,少量生产高科技产品。相比之下,新型高科技武器的研发时间明显加快,99式坦克研制周期将近10年,从2000年开始,而99A2坦克研制时间不足5年。(编译:艾国 审稿:刘昆)。

99A主战坦克总设计师毛明—— 让国产坦克插上信息化“翅膀” ■本报记者 钱晓虎 通讯员 韩 成 万东明 人物小传:毛明,兵器工业集团首席专家,99A主战坦克总设计师。从事坦克装甲车辆技术研发工作30多年,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2项,被中共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授予“高技术武器装备发展建设工程重大贡献奖”。年轻的时候,毛明想成为一名军人。沙场点兵,英气凛然。他喜欢这种英雄的感觉,男人味十足。然而,他并未如愿,但成了幕后英雄——99A主战坦克总设计师。这款火力、防护力、机动力、信息力等均处于世界先进水平的坦克,对外界来说并不陌生,在庆祝建军90周年阅兵现场,作为地面方队首发阵容,22辆99A坦克全部按照实战要求进入战斗状态,行进在陆上作战群最前列,接受习主席检阅。

至今,毛明在国防科技工业领域已经耕耘了30多年。毛明喜欢坦克,他“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的无畏气魄,符合中国军工人的职业气质,展现了军工人的钢铁意志。恩师的一封信,让他重回军工“国家队” 在毛明办公桌上最显眼的位置摆放着一张合影照,照片中的老者是他的导师张相麟教授。谁能想到,让毛明坚守国防事业信念,竟是源于张教授的一封信,一封让他留存至今,每每想起却次次泪目的亲笔信。1983年,毛明报考了素有战车研制“国家队”之誉的兵器工业集团201所军用车辆工程专业硕士研究生,并从300多名考生中脱颖而出,成为该所6名被录取的研究生之一。在201所,毛明逐渐感悟到:军人在战场上浴血奋战,需要先进的武器装备,而军工人就是为部队提供武器装备和技术保障的人。

毛明在读研期间,不仅工程数学、概率论等课程成绩优异,而且对英语、俄语等外语课也很用心,成绩名列前茅,这也为他后来的事业奠定了基础。3年后,带着军工人的那份执着与追求,勤学苦读的毛明以优异成绩成为一名北京理工大学的博士生,并师从张相麟教授。名利之间,他曾彷徨过。毛明博士毕业后,正赶上“出国潮”“下海潮”,原来的同学在中关村卖电脑、组装音箱赚了不少钱。他也有些心动了,他想出国、去赚钱。彷徨之时,张相麟教授的一封亲笔信,唤醒了他的国防梦。信中,张相麟将自己一生的经历讲给毛明听,希望他能重回201所,继续坚持军工科研工作。“静下心多做些学术性工作,争取早些在学术领域搞出点名堂,这是我最大的愿望。”导师的话让他深受触动,他下定决心重返201所,为国防事业奉献青春与才智。

27岁的毛明回到了那个熟悉的201所。半年后,毛明被安排担任汽车分所副所长。不久后,他又被提拔为特种车辆研究室主任。天降大任,一战成名。1993年,新一代水陆两栖步兵战车的论证任务,落到了毛明所在的研究室。古往今来,战争的逻辑是创新求变者胜出,保守僵化者落败。作为第一副总设计师、水上分系统总设计师,毛明提出变形车体的概念,通过建立战车计算流体动力学模型并开展大量试验,突破了“两栖车静浮态必须保证纵倾角大于零”的限制,建立两栖战车水上航行动浮态设计新方法,解决了战车重心靠前时航行失稳的重大技术难题,使战车在发动机功率不增加的前提下,水上航速得到大幅提升,实现了我国两栖战车技术上的跨越发展。自主研制成功的新一代步兵战车极大丰富了具有“中国特色”的战车总体设计理论与方法,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列装部队后,赢得官兵一片赞誉。

军工报国,研制我国第一辆信息化坦克 研制国产主战坦克是毛明一直以来的梦想。作为陆军突击装备,坦克最早出现于一战,成名于二战,并因此确立了在陆战中的主导地位。与世界坦克强国相比,我国坦克起步晚了30多年。当时世界上很多国家都在进行坦克装甲车行业的转型,下一代坦克是什么样子谁都不清楚。毛明和他的团队却笃定初心,要研制一款信息化坦克,不仅跑得快、打得准、防护好,信息化、自动化程度还要高。创新并非一蹴而就,在坦克研发领域摸爬滚打多年的毛明,深知其中的艰辛。毛明认为,坦克是陆军地面作战的“突击先锋”,战场上多数是面对面、硬碰硬的交锋,提升坦克的战斗力,首先要在火力上实现突破。起初,他想通过加长炮管或制作复合材料弹托等途径来突破,但始终得不到理想的答案。

在当时一些坦克研发领先的国家,这根本算不上什么难题。“涉及到核心技术,就是出再多的钱,他们也不会卖给你!” “即使摆在自己面前的是座高山,也要想办法翻越。”采访中,回想起那段艰难岁月,毛明依然激情澎湃。解决了,就是世界领先;解决不了,就代表中国军工实力落后。那时,毛明就认准一个死理,“没有中国人办不到的事情!” 一次偶然的机会让毛明找到了突破口。在与被业内尊称为“火药王”的王泽山院士商讨时,王院士提出了一种新的解决方案激发了毛明的灵感。最终,毛明不但证实了王院士设想的可行性,还创新研制出一种复合弹芯,让弹丸的穿甲深度和初速得到大幅提升,能够穿透世界上最先进的坦克装甲。从外观上看,与99式坦克相比,99A坦克最明显的特征是增加了一个新装置。

“它就像一双锐眼,让坦克打得更准!” 既要能打,更要不怕被打。经过无数次测试,毛明带领团队成功研制出一款高强度复合装甲,为战车穿上了坚固的“防弹衣”。“它是我国第一辆信息化坦克。”毛明自豪地说,99A坦克具备全天候精确打击能力,能够实现战场感知、态势共享、协同攻防等作战效能,软件、元器件全部自主可控。坦克超越极限,坦克人无极限 那是发生在99A坦克初始论证的一幕。东北某试验场,朔风如刀,气温降至-40℃。一辆标有试验编号的99A坦克,碾冰破雪,急速飞驰在茫茫原野。突然,坦克像“泄”了气的气球,缓缓地停了下来。面对突发情况,之前还在紧盯仪器屏幕的毛明,立刻冲了过去。拆开一看,原来是传动装置中的一个挡圈因无法承受负载发生了断裂,直接导致该部件严重损坏。

由于零件细小琐碎,很多小零件戴着手套根本无法拆卸。毛明扔下手套,找了块布条把扳手一缠,徒手在刺骨的寒风中拆卸起来。虽然有布条保护,但在这么低的气温下,保护作用有限。等部件拆卸完毕,他的手掌已经和扳手“黏”在了一起。“坦克是有生命的,一半来自团队,一半来自部队官兵。”这次重返试验场,毛明怀揣着一本珍贵资料——下部队调研时官兵反馈的操作感受和改进建议。每解决一个问题,他就认真地在后面打上一个对勾。“操纵软轴过重,方向操控不够灵活,操作起来控制不够精准,容易出现变形,建议改成拉臂式。” “能不能研发一套故障自我检测系统,通过电脑终端调出故障单,第一时间就能找到故障部位。” “履带端联器固定螺栓头在外,磨损后不易拆卸。” …… 中部战区陆军某师二级军士长丁辉,曾驾驶过多种坦克车型,他依然记得那次在坦克里与毛明的对话,每提出一个建议,毛明都如获至宝,一字不差地记在笔记本上。

因为痴迷坦克,两人结缘,成为一对默契的师徒。“研制坦克我有自己的见解,但是使用坦克的官兵最有发言权。”一次,研发团队在综合传动装置改进过程中遇到了技术瓶颈,需要攻关,可时间已近深夜子时。就在项目组万分焦急之时,毛明出现了。见项目组正给传动装置加油,准备进行台架试验,毛明把外套扔到一边,立即动手打油。当时的打油过程比较繁琐,需要用手摇泵,先从油桶里把油抽到小塑料桶里,再加注到传动装置内。毛明一边摇油,一边为同事们加油鼓劲。等到加油结束,开始第一轮试验时,已是凌晨3点多。这一夜,毛明与项目组一起合力攻关,直到问题解决后才回家。“毛老师对待工作和坦克的脾性一样,像是‘拼命三郎’。”这是多年来毛明给大家留下的印象。一次下部队调研,毛明钻到坦克里向官兵征询建议,临近午饭时间,同事爬到坦克上“磨”了几次也没把毛明“请”出来,反倒被“批评”一通:“饭可以不吃,但问题必须解决,我先解决问题,再去吃饭。

” 坦克超越极限,坦克人无极限。斗转星移,从最初59式坦克到99式坦克,再到全新的99A坦克,主战坦克的升级换代见证了中国陆军的跨越发展,意味着陆军开始从机械化向数字化跨越。历经多年艰苦攻关,毛明和他的99A坦克经受住洗礼和考验,把“梦”变成了现实。

战车 机动 坦克

上一篇: 美DDG1000驱逐舰自2009年至今造价增长30亿美元

下一篇: 中国航海家翟墨重走海上丝绸之路 海军为其帆船护航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77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