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万战友转身:打仗时再喊我回来!


 发布时间:2021-04-12 10:46:29

军人生来为战胜,军队价值在打赢。习主席主持军委工作以来,多次强调能打仗、打胜仗,要求按照打仗标准搞建设抓准备,确保部队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习主席的重要指示,深刻揭示了军队建设的客观规律,充分阐明了能打胜仗在强军兴军中的核心牵引作用。战场打不赢,一切等于零。遏制战争、打赢战争是军队存在的根本意义、根本价值。毛泽东曾说过,人民解放军永远是一个战斗队,对于这一点不能有任何的误解和动摇。我军在不同历史时期虽然担负的具体任务不同,但作为战斗队的根本职能始终没有改变。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是我军一切工作的根本出发点和落脚点,是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发展利益的根本保证,是实现中国梦、强军梦的必然要求。“准备好了敌人可能不来,准备不好敌人可能来。”能战方能止战,准备打才可能不必打,越不能打越可能挨打,这就是战争与和平的辩证法。军队的生命系于战斗力,战场上的胜败直接关系党和国家前途命运。一旦发生战事,军队必须能够决战决胜,否则就会产生严重政治后果。在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领土完整的斗争中,党和国家动用军事力量是最后手段、最后选项;但对军队来讲,则是唯一手段、唯一选项,必须做到党中央、中央军委、习主席一声令下,能够上得去、打得赢。

当今世界的军事竞争,本质上是打赢能力的竞争。我军虽以能征善战著称于世,但能打胜仗的能力标准是随着战争实践发展而不断变化的,以前能打胜仗不等于现在能打胜仗,现在能打胜仗不等于永远能打胜仗。信息化战争是联合作战、精确作战、读秒作战,对打赢能力提出了新的更高要求。能否解决好“两个差距很大”“两个能力不够”的问题,能否做到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是对人民军队履行职能使命的现实考验。天下虽安,忘战必危。做到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必须紧紧扭住能打仗、打胜仗这个强军之要,不断强化当兵打仗、带兵打仗、练兵打仗思想,牢固树立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坚持一切建设和工作向能打胜仗聚焦;必须着力提高军事训练实战化水平,坚决贯彻战训一致原则,练就过硬的打赢本领;必须加强战斗精神培育,发扬大无畏的英雄气概和英勇顽强的战斗作风,始终保持旺盛革命热情和高昂战斗意志,切实肩负起党和人民赋予的神圣使命。

并已开展试点工作”的报道,中国军方5日对此予以澄清,表示“报道是没有根据的”。中新社记者5日致电中国国防部新闻事务局查询此事,该局回应,媒体有关“中国军队将‘适时’建立联合作战司令部,并已开展试点工作”的报道是没有根据的。分析人士指出,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深化军队体制编制调整改革”,军方也曾表示“要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改革之路”,但“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改革”与“建立联合作战司令部”不是一回事。这可能是一些人士的主观推测,也可能是因为翻译上的误解造成的。有关中国军队体制编制调整改革问题,国防部新闻发言人在2013年11月28日的例行记者会上作出了回应。在那次例会上,有记者问:十八届三中全会提出要深化军队体制编制调整改革,请问这个调整改革什么时候开启?具体怎么调整?第二个问题,目前中国军队总规模是230万人,请问这次调整改革之后,军队总规模将会维持多大?第三个问题,外界预测中国军队会建立联合作战司令部,甚至还会成立陆军司令部,请予以证实。

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杨宇军回答说:你所提的这几个问题都是关于军队体制编制调整改革的,我想从两个方面回答。关于第一个问题。现代战争是信息主导、体系对抗、联合致胜,建立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是信息化条件下作战的必然要求。中国军队在这方面也进行了积极探索。根据中央有关决定的精神,下一步我们将在充分研究论证的基础上,适时深化改革,走出一条具有中国特色的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改革之路。关于第二个问题。优化军队规模结构,是中国军队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从目前情况看,中国军队官兵比例、部队与机关的比例还不够合理,需要着眼有效应对国家安全面临的威胁和挑战,进一步优化军队规模结构,提高作战成分比重,使军队的职能任务能够进一步向能打仗打胜仗聚焦。(完)。

我们告别熟悉的番号 只有在精神上足够强大、撑得起这身军装的人,才能在军队改革前进的大潮中,无论进退都不会被淹没和淘汰。夜已深,家里的那盏老台灯,依然亮着,妻先睡了。我轻轻挂放好军装,想起白天老排长打来的电话,不由思绪翻涌。虽然分别多年、音信稀疏,老排长的声音还是那样熟悉:“保家,你的成长进步,战友们很羡慕,可我清楚,只有在精神上足够强大、撑得起这身军装的人,才能在军队改革前进的大潮中,无论进退都不会被淹没和淘汰……” 回味老排长的话,感慨良多。当兵25年,因军队改革调整、单位转隶等种种情由,自己先后16次调整工作岗位,每一次都是重新开始。军校毕业时,我被分配到原陆军第63集团军某步兵团。至今记得,时任政委给我们讲团史时说,团队的前身是晋察冀军区警卫部队,先后经历7次改编,拖不垮、打不烂,在战火洗礼中成长为军、师的主力团……那一刻,团队的精神血脉如小溪般汩汩流进了一个年轻干部的心田。

2003年初,刚30岁的我,被任命为集团军某标杆营营长。正当我想甩开膀子大干一场的时候,却得知了“集团军撤编、我们师改成旅转隶其他部队”的消息。当时,全团只有一个营长留队指标,加上孩子幼小,改革期间在安置方面又有政策倾斜,爱人就多次劝我转业……实事求是地说,当时我也曾犹豫过,动摇过,但终究是不舍得这身军装! 撤编准备期间,工作头绪很多,既要抓好部队管理,组织各项交接,还要做好官兵教育引导工作。记得我当时找一名任职4年多本来准备提拔的连长谈心时,他说:“营长,您不用劝我,您自己的去向都不清楚还这样没日没夜地干,我知道该怎么做!”2003年11月20日,撤编命令宣布后,那名即将脱下军装的连长昂首出列,指挥官兵唱响《听党指挥歌》,所有人都热泪盈眶…… 此后,在我的军旅道路上,又多次经历了撤编分流的考验,即使从原单位最年轻的团职干部到后来优势渐无,我也从未有丝毫的松懈和彷徨。

因为作为一名共和国军人,我只认一个理:越是在改革大考和利益调整关口,带兵人越是要带头履职尽责、带头稳心尽责,坚决听从党的召唤,服从组织安排。(本报特约记者 赵 品整理) (《解放军报》2016年02月01日 05版)。

军装 战友 军队

上一篇: 二战中缅印战场影像杭州解密 专家吁树理性历史观

下一篇: 美专家:如果美国早些采取措施 本可以挽救更多生命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635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