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美国当不了亚太安全保障 中国责无旁贷


 发布时间:2021-04-21 00:48:04

原题:中美维持对话 解决方案难寻 围绕南海“航行自由”问题,美国与中国的攻防战愈发激烈。奥巴马政府宣布,今后每季度将至少两次派军舰进入中国主张拥有“领海”权的南海相关岛礁附近12海里以内。中国表示强烈反对。另一方面,中美两国防长在11月3日举行了会谈,显示出继续开展对话的姿态。中美相互揣测对方行动的神经战将持续下去。美国国防部相关负责人称,每季度至少2次向中国南海岛礁附近12海里以内海域派遣军舰的目的是确保“航行自由”。路透社11月2日报道了这一消息。同时,这名负责人表示:“虽然作战将趋于常态化,但将在不加剧与中国摩擦的范围内。希望能让中国等认识到应遵循国际法确保航行自由”。美国政府还计划与澳大利亚等地区同盟国联手应对南海问题。中国对此表示强烈反对。11月3日,中国中央军事委员会副主席范长龙在北京与到访的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哈里斯举行会谈。据中国国防部透露,范长龙对于美国驱逐舰擅闯中国南海岛礁附近海域航行表示批评,认为这是“对中方的领土主权和岛礁安全构成威胁,极易引发误解误判和意外事件,给地区安全带来新的不稳定因素,引起中国的强烈不满”。

中美态度强硬的背后是考虑到各自国内的因素。在美国国内,奥巴马政府的对华政策被批“软弱”。有观点认为,如果美国对中国让步,在2016年的总统选举中将对民主党候选人不利。而中国军方内部存在强硬论调,无法提出妥协方案。在对立加剧的同时,中美也开始摸索通过对话来避免偶发性冲突。美国国防部长卡特与中国国防部长常万全在11月3日于马来西亚闭幕的东盟(ASEAN)防长会议上举行了约40分钟的会谈。这是美国驱逐舰闯入中国主张拥有“领海”的南海岛礁附近12海里以来,中美防长的首次会面。卡特谈到了南海问题,表明了美国政府主张“航行自由”的立场,要求中国停止在南海岛礁建设军事设施。路透社报道称,常万全表示,有必要为了防御领海采取行动,表明了不惜采取对抗措施的态度。虽然会谈依然处于平行线的状态,但双方就军方高层开展对话的重要性达成了共识。中美双方为强化与东盟(包括争端当事国)的合作,持续与各国开展双边会谈。在这一过程中妥协的选项较少,预计中美对立将持续到11月的亚太经合组织(APEC)首脑峰会等国际会议上。

10月27日,部署在美国海军横须贺基地的驱逐舰“拉森号”擅闯中国南海岛礁12海里以内海域航行。同一天,美军舰还经过了越南和菲律宾主张拥有领海权的岩礁附近海域,显示出美国不想给人以“针对中国”的印象。预计美国军舰“每季度2次以上”的巡航也将选择同样的航线。2天后的10月29日,美国海军作战部长约翰·理查德森(John Richardson)与中国海军司令吴胜利进行了约1个小时的视频通话,双方就继续开展对话达成一致。美国国防部发言人戴维斯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二人在会谈中确认了保持对话的重要性”。在此背景下,举行防长会谈透露出中美两国正在寻求平息事态的想法。但是,中美均希望将作为安保和货运要冲的南海掌握在自己手中,这一姿态并未改变。有观点认为,即使继续举行会谈,也很难找到共同的妥协点。目前还没有找到缓和紧张局势的有效对策。(作者:吉野直也 吉田涉)。

美国当不了亚太安全保障 不久前,在东海防空识别区争端中,美国先是派B52飞机做出支持日本的行动,后又建议美国民航公司尊重中方的规定,展现出美国在大国博弈中的务实态度和均衡技巧。这也说明,只要我们坚持做有利于中国安全和区域稳定的事情,言出行随,持之以恒,不放狠话,不使虚劲,中国的安全利益就会被各国所承认。不过,面对变化的区域和世界局势,我们在解决安全问题的时候不能只采取头痛医头、刺激-反应的方式,而应纳入经济、政治、军事、文化等多种手段的整体安全战略。眼下应该优先着手进行与区域经济发展相匹配的区域安全框架设计。在过去十几年里,中国与东盟和韩、日等国的合作主要集中在经济领域,对安全事务和主权争议采取搁置方式。

这样做的好处是先从低政治的议题入手,可以集中精力解决经济合作的问题。然而,在美国“重返亚太”的背景下,这种安全隐患就被凸显出来,暴露了整个亚太区域在安全方面的缺陷。目前亚太区域的安全框架主要还是冷战时期的盟国体系,美日同盟、美韩同盟、美菲同盟、美澳新同盟仍被视作是区域安全的基石。正因此,在美国重返亚太后,美国的一些盟国狐假虎威,挑起主权争端,意图借“大哥”压迫中国吞下有损自身利益的苦果。要改变这一局面,中国需引领亚太区域安全设计,打破靠盟国体系保障安全的传统做法,探索建立公平照顾各方利益、协商处理各种争端的区域新安全组织。具体说,一是办论坛。可以先从区域安全论坛开始,对区域国家面对的安全挑战进行梳理,通过智库间的沟通了解不同国家的立场和意见,寻求解决思路,为国家间谈判做铺垫。

二是定原则。主要是“不动武”原则,区域国家应该明确不动用军事力量介入渔业、资源、海事等争端,在主权争议中划定底线。三是反结盟。从历史经验看,盟国体系是战争体系,而且是打大仗的组织。亚太地区的军事同盟是冷战遗迹,如今在安全领域搞小圈子既不适应全球化时代,也不利建立新型国家关系。区域安全框架应该坚持以区域国家为主,而请美国人当安全保障,如同把大象请入瓷器店,最大可能是把亚洲变成一地瓷片的大象窝。这代价谁付得起? 四是多商议。在各国政府和首脑之间,应多就安全议题进行商议。区域经济长期发展没有安全保障不行,安全与发展应该成为区域国家共同解决的两大任务。总之,从加强沟通交流开始,降低对抗意识,寻求解决矛盾的方案,假以时日,就能够建立符合亚太整体利益的新安全框架。

对亚洲各国而言,定个睦邻规矩,邻居安全,自己安全,何乐不为? 中国希望“和平崛起”,也警惕并防范对中国崛起的“不和平扼杀”。在这方面,上合组织的经验值得在亚太地区广泛推广,中国不仅需要加强国防力量,更需要建立区域安全机制,以建设性态度建立符合相关国家长远利益的安全框架。与美国人要实现“美国的太平洋世纪”不同,中国亚太战略的目标是要维护地区安全与稳定,这就需要亚太国家共同努力,摈弃冷战思维和遗迹,建立起包容亚太各国的安全框架。对此,作为亚太大国的中国责无旁贷。▲(作者是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战略研究中心主任 王湘穗)。

区域 美国 亚太

上一篇: 美空军将用“全球鹰”替代U-2 拟退役“捕食者”

下一篇: 解放军炮手不再徒手演练换炮管 战场上超400度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05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