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毛泽东1971年南巡谈话:曾想挽救林彪


 发布时间:2021-04-13 11:44:01

370.80万股股份,约占发行后公司总股本的87.37%,而中航工业仍为本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中航防务装备“借道”上市 通过本次重组,川企成飞集成也将成为中航工业防务装备核心业务资产整体上市的平台。从沈飞集团、成飞集团的主营业务上,不难看出均为歼击机及其零部件研发、制造、销售及服务,其中沈飞集团的产品更是涵盖我国已列装的重型、远程二代和三代歼击机,同时逐步向先进歼击机以及海基歼击机衍生,形成了较为完整的歼击机产品系列。成飞集成表示,上市公司业务范围将从汽车模具和锂电池等业务扩展到航空防务装备业务,形成军品主业突出、民品布局合理的产业结构,产品类型更加丰富。有利于充分利用资本市场的资源配置功能,筹集资金投入研发生产,改善企业治理结构,打造具有较强全球市场竞争力的新型航空装备企业。本次重组配套募集的资金,将用于沈飞集团三家公司核心军品研发、生产能力建设等方向。其中便包括拟投资52.75亿元的先进战斗机及航空武器系统能力提升项目,以及拟投资14.04亿元的沈飞民用飞机零件制造产业化建设项目。

盈利能力或将大幅提高 在获得本次资产注入后,成飞集成公司也将跃居于川内上市公司的前列,同时也为公司带来了盈利提升的可能。数据显示,沈飞集团2012年和2013年净利润分别为3.7亿元和2.9亿元,成飞集团2012年和2013年净利润分别为2.5亿元和3.7亿元,而作为上市公司平台的成飞集成近两年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则分别为5445万元和4535万元。成飞集成表示,本次资产注入后,上市公司的资产规模、盈利能力将得到大幅提升;公司得以整合中航工业防务装备业务板块雄厚的技术资源、市场资源以及优秀的人力资源,通过丰富产品类型、延伸产业链条、形成协同效应,增强公司抗风险能力,进一步提升公司的可持续发展能力和综合竞争力。成飞集成股票将于明日开市时正式复牌。(记者 董鹏)。

历时33天 战役地点:湘南衡宝地区 战役手段:两翼大迂回钳形包围,正面大突破强攻 经典战斗:灵官殿截击战、祁北围歼战 林彪职务:第四野战军司令员 林彪年龄:42岁 所辖部队:第四野战军为我军主力中的主力,精锐中的精锐 战役特点:第四野战军已成为我军最强大的战略机动力量,追歼战、围歼战已成为主要作战样式,伏击战不用打,攻坚战也很少打;我军总体以多胜弱,以强击弱,但在局部战斗中,却以少吃多,以弱胜强 歼敌情况:四野主力和二野一部共歼敌正规军三个军部、五个整师,共4.7万人,其中俘虏17名将官以下3.8万人,收复县城24座 我军主要将领:林彪、谭政、肖克、肖劲光、陈赓、程子华、韩先楚、罗舜初、吴克华、陈伯钧、詹才芳、钟伟、周希汉、李成芳、秦基伟、邓华、赖传珠、李作鹏、方强、曾生、梁兴初、刘震、曹里怀、吴瑞林 敌军主要将领:白崇禧、张轸、宋希濂、夏威、潘文华、徐祖贻、李品仙、张淦、刘嘉树、黄杰、徐启明、刘安祺、张光玮、李本一、鲁道源 战役战斗经典理由:我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两翼大迂回,正面大突破,前后只用33天,就歼灭了白崇禧赖以起家的第7、48军的四个精锐师,并消灭了湘系惟一美械的第62师,给湘系战力最强的第10师以歼灭性打击,成为我军渡江以来华中最大的一次战果.。

陈赓急得喊出了洋泾浜英语“敖德萨” 但林彪仍另有想法。他来到四野其他领导正在议事的房间,有所指摘地说:“勇敢固然可以赢得胜利,同心协力则可以无往而不胜……以我观察,白崇禧已是累累如丧家之犬,其第十一兵团鲁道源正向岑溪以东逃跑,正是歼敌于运动之中的好机会。应立即调四兵团约三个军乘胜追击鲁道源所部,只留十二军的三十九师在廉江阻击白崇禧部队向雷州半岛进攻。” 寂静。领导们在考虑。“时间不等人!”林彪抬起两只手来,迅速合拢,做了一个斩钉截铁的手势。“火速电令陈赓!” 不知是林彪判断错误,还是另有所图。总之,他的作战计划和敌情成了南辕北辙:白崇禧的主力张淦兵团正秘密向博白、陆川一线集结,准备夺取雷州半岛。鲁道源的一二五军不过是向东佯动,以掩护张淦兵团的行动。陈赓司令员和郭天民副司令员看到林彪的来电,不禁摇头咋舌。他们认为白崇禧的几个兵团压下来,岂止是一个三十九师能阻挡得住。如被突破,白崇禧夺取雷州半岛的企图就实现了,即使我们全歼了鲁道源兵团,白崇禧大部分部队占领雷州半岛后,仍有可能从海上逃向海南岛。

“他们要是因守海南岛怎么办?不行,非得全力堵住白崇禧的逃路,待四野的后续部队赶到,整个白崇禧都是瓮中之鳖,鲁道源不过是顺手牵羊。快,向林总建议!” 林彪的回电神速而坚决:“我决心已下,不能更改。命令各军按规定的时间、路线出动,歼灭鲁道源兵团。”并开列了各军行进路线。通常每一个战役企图的实施都可能会有各种方案,陈赓坚持从中选择一个在他看来是最合适的方案。而林彪总是突然又提出自己的方案,尽管他说不出令人信服的论据,但却固执地坚持这一方案。新的冲突出现了。只有请示最高统帅部了。而时间不等人!郭天民气得脸都发青了。他抽出一张纸,就向中央军委起草电报,把满肚子愤懑泄了出来:“留下我们一个师在廉江,势必把白崇禧部队放到雷州半岛去,敌人从那里就会向海南岛逃走!这就等于放走了敌人!” “老兄,”陈赓看了电稿,笑了起来,“你这个稿子是批判他,不行不行,太直了。还是用建议的语言,我来写吧。”此刻,陈赓已经冷静下来,他眼睛盯的是战争,是大局。

个人所受到的疑心委屈即使再大,难道能同正在进行的战争局势相提并论吗?他伏在案上斟酌着字眼:我军必须牢牢地控制雷州半岛,如被敌人占据,他们必从海上逃跑——他把这句改为“从海上逃跑是很容易的”。在建议完全截断敌人海上逃路之后,又附了一句:各军正待命出动,准备随时执行四野司的命令。电报主送中央军委并报林彪、刘邓。陈司令员要求电台立即发出并催要回电。毛泽东回电既快又明确:“同意陈赓同志建议。” 郭天民捧着电报,看了一遍又一遍,在屋里转,忽然攥紧拳头直着嗓门大喊:“毛主席英明伟大,真理在我们手里!”陈赓起先望着他笑,后来一把抓住他的拳头:“老兄,不要这么激动!这里还有参谋们,要照顾影响。”。

林彪 集团 毛泽东

上一篇: 外媒猜测“玉兔”故障原因 称中国正准备放弃

下一篇: 美空军将用“全球鹰”替代U-2 拟退役“捕食者”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09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