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鱼鹰”运输机因部署滞后不参加美菲军演


 发布时间:2021-05-12 19:24:52

在报告海军“作战力量”的规模时改变了其对什么算作军舰的看法。从今往后,它将包括“仁慈”号和“舒适”号两艘医院船,10艘小型近海巡逻船,以及一艘高速运输船。加上这些,再减去几艘扫雷舰,海军舰艇数量竟然从283艘增加到了293艘。这些新加进去的舰船多数是配有轻型武器的近海巡逻船,并非真正的远洋船。海军深以其人道主义救援任务为荣,海军征兵广告中主要展示的是海啸和地震幸存者得到航空母舰、两栖指挥舰、当然还有两艘医院船运来的食物、水和医疗物资的照片。此类软实力外交是我们外交政策中一个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但在计算作战力量时,用医院船、一艘曾经的车辆轮渡和“已过壮年的”近海船来替代主力舰具有欺骗性。美国海军拥有11艘航母的自夸也具有欺骗性。

上个月,我乘飞机登上了“卡尔·文森”号航空母舰,当时船员们正在太平洋上距离圣迭戈海岸200多公里处进行训练演习。这艘1982年交付使用的航母是海军最老的核动力航母之一。在前往航母之前举行的一场吹风会上,我问到海军当天在世界范围内已经部署了多少艘航母,以及在30天内能部署多少艘航母。一名海军军官说,当天部署了3艘,还有一艘会在一个月内出发——与国会授权的11支航母舰队数量相去甚远。想想所谓的“转向亚洲”。如果没有航母,这对那些有领土野心者来说就是一个毫无意义的词组。海军的角色并不限于航母行动。海盗仍威胁航运,只有海军力量能阻止他们。索马里沿海的海盗活动大大减少,但新的威胁已在西非沿海出现。美国海军可以说现在处于1917年以来的最小规模,我们实际部署在海上的舰船并不多。

海军所有舰船中只有35%得到部署,不到100艘。面对国际危机的总统们一直在问:“航母都哪儿去了?”将医院船称作军舰或许能让华盛顿那些看重数字的人满意,但这不能对对手构成威慑。将支援船和沿海船算作能投射真正军力的主力舰会带来严重后果。美国加入并领导联盟或采取独立行动的能力遭到削弱。

中国海警船编队9日在南沙阻止了两艘载有施工材料、悬挂菲律宾国旗的船舶靠近仁爱礁。仁爱礁是中国固有领土,也是近年中菲南海争端的爆发点之一。1999年北约轰炸中国驻南使馆的第二天,菲趁中国之危,故意将一艘旧军舰在仁爱礁坐滩,妄图对其非法侵占。菲方不仅拒不履行当初关于拖走该船的承诺,反而想加固面临可能自行解体的该船,在仁爱礁搞永久性设施。如果大国对小国耍这一套还可以理解,但菲律宾竟会以为它对中国这样做能最终奏效。这真是个天真的国家。美国驻菲律宾大使馆昨天宣称中国的举动是“挑衅性的”,华盛顿的偏袒大概是菲律宾死抱幻想的主要动力。但马尼拉需要知道,美国人能把南海搅出些乱子,但他们决定不了中菲摩擦的结局。中国有力量随时以更彻底的方式解决仁爱礁问题,中国社会的这一呼声,并不比菲律宾“捍卫”该礁的呼声低。中国迄今采取了相对柔和的方法处理两国这一争端,完全是出于维护南海稳定大局的善意。仁爱礁纠纷必须以菲方终止旧军舰坐滩的方式结束,或者菲律宾拖走该船,或者那条船破得不能住人、自行解体。中国决不会允许菲律宾加固该船,更不会允许菲方在仁爱礁搞任何其他施工。菲律宾政府如果用仁爱礁在国内煽动民族主义,那只能是给当政者自己挖陷阱。

他们面对菲律宾公众所说的任何豪言壮语都不可能兑现。如果菲方敢在仁爱礁方向搞任何动粗的举动,那么它都必须准备接受中方给它的最新教训。而且那很可能是仁爱礁纠纷提前以中国主张方式彻底解决的契机。中国不想把南海问题搞得很热,但如果菲律宾想那样做,中国不会刻意避免那一局面的出现。还是那句话,如果南海有大一些的麻烦,中国淹了脚,菲律宾就会淹了脖子。菲律宾12日改向仁爱礁坐滩船上的菲军士兵空投食品和淡水,他们抱怨这点给养只够那些士兵用几天。昂贵的空投方式是菲律宾挑衅的新代价。如果菲律宾有钱,它可以同中国继续相互消耗,中国不在乎。中国在南海表现了克制,但我们同时也坚定不移。挑衅中国都须付出代价,以无赖方式同中国打交道终将自作自受,仁爱礁就是一个例子。至于美国,是来搅浑水的。它如果主动越陷越深,最终将置自己于被动。美国也改变不了南海局势的大方向,那不光是几艘军舰就做得了的事,美国有那么多地缘政治经验,它应该懂的。

近日有媒体报道,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声称两艘中国海洋勘测船进入了菲“专属经济区”,南海纠纷再度升温。军事专家尹卓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表示,菲律宾所谓的“专属经济区”是胡说八道。军事专家宋晓军说,菲律宾在扮演“跳梁小丑”的角色,就是要挑事。阿基诺三世在17日播出的国内电视节目中称:“菲律宾军队提交的报告显示,两艘中国海洋测量船最近在礼乐滩出现,距离巴拉望岛大约80海里。很明显,这两艘船进入了我们的‘专属经济区’”。他说:“中国海洋勘测船在那里干了什么?它们在进行什么样的勘测?我希望中国海洋勘测船的出现不会使菲律宾和中国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张。” 尹卓表示,阿基诺三世称礼乐滩是菲“专属经济区”完全是胡说八道。

首先,我国在元代时期已经对礼乐滩进行过测量,测量后把这些相关的岛礁标在地图上,纳入中国的版图,之后又进行过两次测量,并两次更名后向世界公布,这都说明中国一直对礼乐滩有效行使主权。其次,从海洋地质科学上来看,巴拉望岛基本上没有大陆架,通过巴拉望海槽与南沙岛架相隔,整个南沙岛架跟周边的国家都是用海槽隔开的,而且地质年代不一样。巴拉望岛和中南半岛都是新生代地质年代,而南沙岛架是中生代地质年代,双方差了有几百万年,所以不可能是菲律宾陆上领土的海上自然延伸。最后,中菲两国间也并没有划分专属经济区界限,菲律宾单方面说“专属经济区”是没有任何道理的。宋晓军说,阿基诺三世在南海问题上采取的是一种短视的态度,他并没有为菲律宾人民经济社会的长远发展考虑。

在前不久的东盟外长会议上,美国国务卿克里提出“冻结南海行动”三点倡议,东盟外长反应冷淡;之后,阿基诺找了一些戏剧化的“理由”指责中国在南海问题上的态度具有“季节性”。“这就是一个跳梁小丑的表演,就是要‘挑事’”宋晓军如是说。(徐金玉)。

部署 鱼鹰 菲律宾

上一篇: 评日美防卫合作指针:心存觊觎 赤裸裸军事野心

下一篇: 美称中国租澳港口刺探美军情报 澳军方反驳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9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