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报:不容有脱离法纪约束的特权者


 发布时间:2021-05-15 14:02:26

一把饭勺的权力 杨业功行使的是领导干部的权力,炊事员安德华掌握的是一把饭勺的权力。无论权力大小,他们首先想到的是别人,唯独没有自己 至今还有一个镜头在心中挥之不去:红军长征途中在翻越雪山时,一位干部因只穿单衣在漫天风雪中倒下了。红军指挥员看到后,悲痛之余非常愤怒。他要人去把军需处长找过来,看他怎么解释。周围的人含泪告诉他:冻死的同志就是军需处长,他把所有能御寒的东西都发给别人了。80年过去,我军所处的环境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中国共产党也由一个革命党变成了执政党,饥寒交迫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但令我们没有想到的是,类似的情景再一次在我们的身边发生:在鲁甸震区,炊事员安德华饿晕倒了,足足被抢救了12分钟才苏醒过来……守着饭菜的炊事员,竟然会饿晕,因为“眼前有几百名饥饿难忍、排队等饭吃的灾区群众”。一个红军干部,一个炊事员,所处的环境不同,时间跨越了80年,讲述的却是同一个故事。

我军之所以能从小变大、由弱变强,从一个胜利走向另一个胜利,是一代又一代官兵,坚韧地履行着我军的使命,廉洁奉公,不怕牺牲,勇于奉献,前仆后继的结果。他们可以倒下,但不可以苟且偷生;他们倒下的是身躯,挺立的是令人景仰的丰碑。他们传承的是信仰的坚守,是军魂的力量,是精神的不朽。“要奋斗就会有牺牲,死人的事是经常发生的。”不论是革命战争时期,还是在社会主义建设时期,都会有战友在我们身旁倒下。无数革命先辈在枪林弹雨、饥寒交迫中经受住了考验,即使是英勇地倒下了,也是保持着冲锋姿态。他们死得其所,震撼着我们的心灵,激励着我们的斗志,但是我们仍要警惕另一种也令我们震撼的“倒下”。比如,谷俊山之流在位高权重、金钱肉欲中耻辱地倒下了,给我军的形象抹了黑。“军中焦裕禄”杨业功,常怀为民服务之心,做到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积劳成疾,倒在了军事斗争准备的战斗岗位上,在官兵心中树立起了一座廉洁奉公的丰碑。

可看看谷俊山之流,滥用职权、贪污贿赂、腐化堕落,成了人人喊打的腐败分子。军队不可能生活在真空里,但我军决不允许腐败分子有藏身之地。时光荏苒,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已经悄然登上了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宝座,我们看到的是我军官兵交出一份又一份合格的答卷。杨业功行使的是领导干部的权力,普通战士安德华掌握的是一把饭勺的权力。无论权力大小,他们首先想到的是别人,唯独没有自己。他们用自己的实际行动,书写了新时代的为民情怀、奉公境界,也给我们树立了一面亮堂端正的整容镜。(凌川克)。

原题:中国并不愿施展权力 世界或许忘记了,中国曾跻身海洋强国之列,明朝时期在著名的郑和率领下达到巅峰。后来明朝皇帝下令停止下西洋活动。许多人将该决定归结为经济原因,远航被认为浪费财力,而对帝国无任何实质增益。但一些人也提到另一个原因,即明朝皇帝忙于巩固国内政权,无意成为在海外开疆拓土的野心家。旧时统治者的这种心理似乎影响到当代中国领导人对本国在当前国际秩序中的角色定位。北京如今明显缺乏施展权力的意愿,似乎满足于在其他大国决定的框架内行事。中国政府的动机也与明皇帝类似——让国家在经济上强盛,重点解决饥馑和其他内部问题。

诸多国内问题正迫使中国执政者向内看。我的这种观点来自于与多名中国官员的讨论——受中国政府邀请,孟加拉国媒体代表团最近访华。但如今与从前的重要不同是,北京在努力协调以前的指令性经济与如今的市场经济,正争取邻国和地区参与进来,以取得真正平等社会的目标。这也是中国发起许多亚太地区组织的原因之一。中国不会走超级大国之路,该国对外联络部负责人与我们代表团交流时对此表达得非常明确。他说,中国并不喜欢施展权力。虽然中国的专家学者毫不讳言自己的国家已是大国,但不喜欢施展权力的回答绝非仅仅出于谦虚。

这是对中国国际政策的直率表达。但不知此类表态能否平息西方在经济和军事上对“中国威胁”的担忧。因为无论是否情愿,中国已超美国成为领军经济强国。中国奉行的政策是与大国保持良好关系,同时让近邻小国有空间发展。这很好。但回避领军角色,从长远看可能产生反效果。对那些想看到(中国)抗衡只有美国发号施令的当前世界秩序的人,北京在国际政治上的这种“放弃”领袖角色的表现将是令人失望的。中国在一些国际安全问题上模棱两可的态度,表明其重心在自身利益上。(作者沙赫杜尔·阿纳姆·汉,汪北哲译)。

什么是履职用权的依据 ——坚决反对漠视法纪、任性妄为 本报评论员 “欲知平直,则必准绳;欲知方圆,则必规矩。”党员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行使权力、履行职责,必须严格依据党纪国法和条令条例,心中高悬法律的明镜,手中紧握法纪的戒尺,知晓为官做事的尺度,保证权力始终在法治轨道上、制度笼子里运行。任何权力都有潜在的扩张性、诱惑性和腐蚀性。法国启蒙思想家孟德斯鸠有句名言:“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易的一条经验。有权力的人们使用权力,一直到遇有界限的地方才休止。”法定职责必须为,法无授权不可为。

只有按照法纪规定履职用权,才能防止用权任性、滥用职权和权力腐败。如果目无法纪、恣意妄为,逾越“红线”“底线”,必会受到法纪的严惩。郭伯雄、徐才厚自恃特殊,对党纪国法毫无敬畏之心,以言代法、以权压法,擅权妄为、胡作非为,严重危害依法治军、从严治军。受其影响,个别领导干部信奉“权大于法”,滥用手中职权,为个人和家庭谋取私利;特权思想严重,心安理得享受政策规定之外的待遇;想问题作决策办事情,不依法度,随意性大。这种定规矩不守规矩、带头破规矩开“天窗”的现象,严重破坏了法纪的权威,影响了军队领导干部的形象。

法律必须被遵守,法治必须被信仰,否则就形同虚设。党员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漠视法纪、任性妄为,说到底是因为缺少法治信仰和法治思维。法治信仰越坚定,法治思维越牢固,履职用权就越规范、越自觉。只有尊法学法守法用法,强化权由法定、权依法使的理念,把法治内化为政治信念和道德修养,外化为行为准则和自觉行动,才能真正做到用法规制度约束权力、按法规制度行使权力。纪律是我们党的生命线,也是治官治权的重要保障。严明党的纪律,把纪律规矩挺在前面,坚持纪律面前一律平等、遵守纪律没有特权、执行纪律没有例外,权力的运行就不会偏向、不会越轨、不会出格。

党员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要时刻用党章党规党纪束言正行,自觉用共产党员标准要求自己,主动在思想上划出红线、在行为上明确界限,按本色做人、按角色办事。没有监督的权力必然导致腐败,这是一条铁律。党的十八届六中全会审议通过的《中国共产党党内监督条例》,释放出监督执纪越来越严的强烈信号。党员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要自觉接受监督,乐于接受监督,始终保持如履薄冰、如临深渊的警觉,始终把权力置于党纪国法的约束之下和组织的监管之中,坚决防止权力任性、权力出笼,真正做到公正用权、依法用权、为兵用权、廉洁用权。

特权 权力 法纪

上一篇: 外媒:印度发展核武号称对抗中国实瞄准巴基斯坦

下一篇: 美国“抢走”法国订购的口罩:在机场现金付款并加价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966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