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耕地退化面积占总面积40%以上 污染问题更严重


 发布时间:2020-10-20 09:36:12

融资成本高,融资渠道单一、产品质量不高、投资风险大、周期与融资不匹配、信贷政策发展滞后……长期以来,融资问题严重阻碍我国光伏行业发展。专家认为,未来,要充分运用好保险产品的“定心丸”作用,并且在拓展融资渠道上下功夫 严重阻碍我国光伏发电行业发展的融资难题有解吗?近日,在中国循环经济协会可再生能源专业委员会的号召下,中民新能、保利协鑫、民生银行、华能天成租赁、中国电力科学研究院、鉴衡认证等18家机构在北京共同发起成立了中国光伏电力投融资联盟。

在业内人士看来,此举将加强投融资机构和企业有效对接,进一步缓解我国光伏电站融资难的问题,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我国融资成本较高,同样建一座光伏电站,欧美国家的融资利率在3%以下,而我国则高达8%甚至10%。”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告诉记者。除了成本高,融资渠道单一、产品质量不高、投资风险大、周期与融资不匹配、金融机构的信贷政策发展落后于行业发展等都是造成光伏电力行业融资困难的重要原因。中民新能投资有限公司总裁韩庆浩表示,融资机构评估项目最关键的环节就是发电收入的稳定性。

如果电站建设质量存在问题,金融机构对于项目融资是一票否决的。光伏发电需要至少20年的服务周期,既要保证产品的质量,也要保证电站的质量,必须有一个稳定的质量监督体系。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梁志鹏透露,目前能源局已经和认监委、工信部建立了检测认证制度,今后会进一步加强检查和监督,促进产品质量提高和技术创新。同时还要开展质量的监督检查、完善信息监测和发布制度,让社会全面了解光伏发展情况。除了质量监测,保险是光伏电站按照预期营运的重要保障,保险产品的开发也将给金融机构提供一颗“定心丸”。

国家开发银行评审一局副局长郝耀说,通过项目投融资促进保险市场积极创新,引导、培育我国市场的发电量险等保险产品,可以解决中小企业贷款重担保、难融资的问题,释放企业的担保资源,实现风险分担。保障机制健全之后,还需要在拓展融资渠道上下功夫。郝耀介绍说,目前国开行在清洁能源领域的信贷资产已超过3000亿元,具有证券化的条件,可以依托现有的经验结合清洁能源相关资产,以资产证券化手段筹措专项资金,定向开展光伏发电项目融资工作,通过该手段盘活现有的存量资产,并吸引全国范围内投资机构通过资产证券化产品,将资金应用于光伏行业,加大对行业的支持力度。

“和大企业比,由于资产少、项目小,中小企业投资光伏电站在融资上面临的问题更加严峻,未来可以以工业园区为载体,通过项目打捆的商业模式做一些融资产品,较为容易获得金融机构的认可。”世界银行高级能源专家王晓东建议说。

近日,中国农业大学教授刘学军、张福锁等首次揭示过去30年来,我国氮沉降动态与人为活性氮排放的关系,并在《自然》网站在线发表了他们的研究论文《中国氮沉降显著增加》。研究说,农田施肥(含氮化肥或有机肥)不合理,养殖场畜禽粪便管理不善,燃煤、汽车尾气排放等都会增加人为活性氮向大气排放,这些气体及通过次生反应形成的气溶胶/细颗粒物(如PM2.5),导致空气质量下降或大气污染。而从大气沉降到陆地和水生态系统的活性氮数量和形态,也将影响生态系统的稳定性及功能。研究发现,从1980年代至2000年代,同样在长期不施氮肥条件下,农田生态系统水稻、小麦和玉米三大粮食作物的吸氮量平均增加16%,非农田生态系统木本、草本和所有物种的叶片含氮量平均增加33%;而同时期的植物叶片含磷量没有发生显著改变,指示土壤环境保持相对稳定。因此,氮素增加主要来自大气沉降。据张福锁介绍,主要来自农业源氨排放的铵态氮沉降,占氮素总沉降量的2/3左右,氮肥的直接排放(农田)和间接排放(养殖场畜禽粪便等)是铵态氮沉降的主要贡献者。

来自非农业源(燃煤和汽车尾气等化石能源燃烧)氮氧化物排放为主的硝态氮沉降,约占总沉降量的1/3。研究说,中国出现区域性大气活性氮污染、氮素沉降,以及农田与非农田生态系统“氮富集”加剧的现象,说明氮素沉降的显著升高,与氮肥施用和化石能源消费大幅度增加所导致的人为活性氮排放有密切关系。范建 通讯员 何志勇。

昔日郁郁葱葱的沙万村被开膛破肚。露天采煤区煤炭自燃,日夜不熄。沙万村七沟、八梁、九面坡的生态林区已不见踪影,空余断崖、残枝。山西省河曲县旧县乡沙万、火山、走马梁、刘元头、龙门沟、旧县6个村2000多村民,为了给煤老板腾地建露天煤矿,2012年以来陆续失去祖祖辈辈赖以生存的3万多亩农田、林地,成为名副其实的失地农民。两名福建商人注册的中晋公司,在河曲县有关领导和部门支持下,以“河曲县煤电化重点项目”的名义,强行整合沙万村集体的万山煤业和旧县乡政府的猫儿沟煤业,组建年产120万吨的“忻州煤运公司煤业”。如果采取基本不占用和毁坏农田、林地的井采方式,该矿储量可持续开采61.7年。然而,河曲县有关部门在没有国务院批准占用农田合法手续、没有国土资源部合法采矿批文的情况下,竟然决定该矿露天开采。为了掩人耳目,县里假借“农田改造工程”的名义,强行将沙万、火山、走马梁、刘元头、龙门沟、旧县6个村的3万多亩农田、林地租给该矿5年,也就是说,该矿资源将在5年内全部开采完毕。

如今,6个村的民居大都被拆除,尤其是沙万村已不复存在,大片农田、林地被毁,村民流离失所。在露天开采工作面上,爆破声不绝于耳,大型挖掘机整日轰鸣,运土、运煤车队扬起的尘土遮天蔽日。

耕地 质量 农田

上一篇: 海洋局再次严批康菲 生态索赔将分阶段推进

下一篇: 湖南环保产业产值过千亿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3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