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环境署:2015年全球可再生能源投资创历史新高


 发布时间:2020-11-22 10:35:59

结构 传统与新能源份额博弈升温 中国气象局和中国社科院去年联合发布的《气候变化绿皮书》指出,中国雾霾天气增多的主要原因,是化石能源消费带来的大气污染物逐年增加,主要源于热电排放、工业尤其是重化工生产、汽车尾气、冬季供暖、居民生活及地面灰尘等。“治理大气污染,最根本的是要调整能源结构,逐步减少终端能源消费中煤炭的比例。”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战略研究和国际合作中心主任李俊峰表示。据了解,世界主要工业国家和能源消费大国的煤炭消费占一次能源的比重和煤炭消费总量均持续下降。但中国的煤炭消费总量近50年的增长却超过了20倍,煤炭消费占一次能源比重是世界平均水平的两倍。

毋庸置疑,减少煤炭为主的能源消费结构已经成为中国治理雾霾的重要手段。2013年国务院发布的《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更是对此提出硬性要求:到2017年,煤炭占能源消费总量比重降低到65%以下,京津冀、长三角、珠三角等区域力争实现煤炭消费总量负增长,在这样的一个硬约束下,沿海及北方地区燃煤锅炉、燃煤电厂的天然气改造在各地如火如荼地进行。值得注意的是,随着需求“井喷式”发展使得中国天然气供应和管输能力都面临着很大的挑战,在冬季“气荒”频现。国家发改委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天然气对外依存度已经超过30%,这是国际公认的能源安全警戒线。

“现阶段我国大幅提高石油天然气利用比重,还存在较多制约因素,而可再生能源虽然有所发展,但对煤炭的替代作用仍然较弱。”中国煤炭工业协会今年发布的一份报告认为,在可以预计时间内,煤炭仍将是中国的主体能源。“经济发展、城镇化建设都需要能源支撑,而国内的石油、天然气以及其他可再生能源不可能马上就满足需求,解决燃煤带来的环境问题,就是要最大限度地实现整体煤气化联合循环发电,把煤‘吃干榨净’。”全国人大代表、晋能集团董事长刘建中表示。这一说法遭到了新能源界人士的反对,他们认为国家应该将更多的财力、资源投入到可再生能源的发展上。

全国政协委员、通威集团董事局主席刘汉元认为,除受区域经济发展不平衡、能源生产和消费中心逆向分布等诸多客观现实因素影响,国家政策层面对全面推动可再生能源的重大战略决策过于保守,成为当前可再生能源发展措施乏力、推动速度迟缓的根本原因之一。转型 铁腕难防做手脚令治污不力 “我们每年都制定减少排放量,淘汰落后产能的目标,这些目标每年也都能完成,但现实是,我们的环境还在日益恶化。”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环保产业协会副会长刘正军说。继去年政府出台《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后,环保部同时与31各省市签订大气治理责任状。但是,现实似乎给“如火如荼”进行的大气污染防治行动浇了一盆“冷水”。

春节后,国内50个城市发生了重度及以上污染,其中11个城市为严重污染,前后持续两周时间,而北京市也首次启动了雾霾橙色预警,保部督察组同时启动了12地方城市的大气污染防治专项督查。“大量工业企业违规排放、本应该淘汰的落后产能仍然在堂而皇之的进行生产。这些违规行为很多都是屡罚屡犯。”一位参与督查小组的人士对《经济参考报》记者说。“数据监测失真,烟囱里冒着黑烟,你说当地政府真的不知道?实际上很多时候政府为了经济考虑,往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成了保护伞。”上述人士坦言,排放的滚滚黑烟背后,实际上就是利益格局无法撼动,甚至一些地方环保部门的管理人员收了好处,已经成了当地污染企业的“代言人”,帮助其作假逃避检查。

“一旦有检查组来就停产装装样子,风声过了再继续接着干。这俨然已经成为高污染企业的生存法则。”一位业内人士说,以钢铁行业为例,如果按照目前国家规定的环保标准来核查,几乎三分之二都不会达标。环保投入巨大加上治污成本高,一些企业宁愿选择给政府交罚款,也不愿意搞环保。“无法根除这些盘踞在背后的利益,政策的效果就不会显现出来,治理雾霾只能是‘越治越霾’。”包括中国环境科学院副院长柴发合在内的多位专家在接受《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时说。

环境保护部等4部门和北京、天津、河北等6省市发布《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7年大气污染防治工作方案》(下称《方案》),要求“2+26”城市于今年9月底前全部供应符合国Ⅵ标准的车用汽柴油。10月1日,中国石油在“2+26”城市区域内所属2000多座加油站,按照国家要求全部完成国Ⅵ油品升级置换工作。其中,“2+26”城市包括北京市,天津市,河北省石家庄、唐山、廊坊、保定、沧州、衡水、邢台、邯郸市,山西省太原、阳泉、长治、晋城市,山东省济南、淄博、济宁、德州、聊城、滨州、菏泽市,河南省郑州、开封、安阳、鹤壁、新乡、焦作、濮阳市。

我国进行的油品质量升级主要是降低硫含量和烯烃含量,可以减少二氧化硫、三氧化硫的排放,减少酸雨的形成,对环境大有裨益。距离全国全面推广国Ⅴ油品仅9个月,国家就在“2+26”区域率先推行国Ⅵ油品,可见国家对于治理大气污染的决心。作为国内成品油主要供应商之一,中国石油提前布局,对照《方案》要求,在“2+26”区域率先完成车用柴油和普通柴油并轨、全部供应符合国Ⅵ标准汽柴油的时间节点,制定详细的油品质量升级实施计划,通过落实装置生产能力、加强协调、优化生产等措施,确保按期供应符合国Ⅵa阶段标准的汽柴油。

国Ⅵ标准是目前世界上最严格的排放标准之一。2016年12月,国家发布《轻型汽车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中国第六阶段)》,要求自2019年1月1日起,所有销售和注册登记的轻型汽车应符合国Ⅵa限值要求,自2023年1月1日起,所有销售和注册登记的轻型汽车应符合国Ⅵb限值要求。可以看出,油品标准实施日期先于排放标准,期限更为严格。相较于国Ⅴ车用汽柴标准,国Ⅵ车用汽柴油标准可减少机动车污染物排放,改善大气环境质量,全面达到欧盟现阶段车用油品标准水平,个别指标超过欧盟标准。截至目前,中国石油大港石化、华北石化、辽阳石化、锦西石化、锦州石化、呼和浩特石化、大连石化7家炼化企业已完成装置升级改造,保障向“2+26”城市区域供应国Ⅵ标准油品。

同时中国石油多方筹措、处理社会优质油品资源,确保达到国Ⅵ标准,所属管道、油库、输运等企业积极配合,保障在“2+26”城市区域内中国石油所属加油站按期全部禁售国Ⅴ油品,完成国Ⅵ汽柴油的升级置换工作,并且提质不提价。全部置换完成后,明显改善区域内二氧化硫、氮氧化物、一氧化碳等污染。近年来,我国油品质量升级步伐加快。从国一到国Ⅵ,汽油硫含量由800ppm降至10ppm,中国油品标准已成为世界最严标准之一。目前,中国石油生产的车用汽柴油质量已经全部达到国Ⅴ标准要求,今后,中国石油还将持续投入,很快将全部升级达到国Ⅵ标准要求,以优质油品保障市场需求,努力为社会提供更多的清洁油品。

投资额 全球 中国

上一篇: 国企改革员工持股方案年底出炉

下一篇: 新疆兵团首批光伏电站并网 12.6万块太阳能板运行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392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