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发布大雾预警 路面交通多处封闭


 发布时间:2020-11-25 18:54:00

面对愈演愈烈的过度包装现象,上海率先摸索出一条立法之路,为我国进一步通过法律限制过度包装做出了表率。上海的李先生近日收到了一份礼物——一盒高档普洱茶,他数了一下,这块小小的茶饼,里里外外有4层包装:最外边是一个绳挽纸袋,里面是硬皮礼盒,装在纸袋里严丝合缝。打开盒子后,是一层黄缎子,下垫塑料泡沫固定架,上面才“仰卧”着一个裹着纸包的茶饼。他拿出茶饼,对精美的硬皮礼盒不知该如何处置——丢掉可惜,但放在家里好像也没什么大用处。李先生碰到的场景最普通不过了。每到逢年过节时刻,市场上总会涌现一大批包装精美、价格昂贵的商品。不仅是茶叶,从酒类、保健品到食品等,凡是可以打包送人的商品,在传统“礼仪”被物化为“礼品”的今天,都渐渐成为过度包装的重灾区。过度包装产生的附加值满足了人们的需要,但也带来了资源的极大浪费。有资料显示,我国城市生活垃圾里面有1/3都是包装性垃圾,而这些包装性垃圾中有一半以上都属于过度包装。

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过度包装情况较为严重的国家,每年废弃的包装价值达4000亿元。上海也不例外。来自上海市容环卫部门的统计数据表明,2011年上海全年处理900万吨垃圾,总量减少5%,但无法回收的包装垃圾却在增长,已成为垃圾减量的一大源头障碍。为限制商品过度包装,前不久,上海率先制定并提交市人大审议了《上海市商品包装物减量若干规定(草案)》,首次对销售过度包装商品的行为设立了惩罚性规则,明确最高罚款为5万元。究竟是什么导致了豪华包装的泛滥?该如何挽救被过度包装毁掉的资源?上海的经验能否对全国起到引导作用?记者日前在上海进行了深入的采访,试图为这些问题找到答案。现状如何? “商品过度包装”已成垃圾减量的一大源头障碍。“买椟还珠”的故事人人皆知,这个故事既讽刺了喧宾夺主的卖珠者,也讽刺了舍本逐末的买椟者。如今,在上海这个国际大都市,随着经济高速发展,生活水平提高,类似“买椟还珠”故事一样的过度包装现象却呈愈演愈烈的趋势。

为了对过度包装现象有一个全面了解,记者日前走访了上海市多家大中型超市,发现在精包装食品中,尤其以酒、茶叶、补健品、零食等种类为“重灾区”。在一家大型超市,记者看到了李先生收到的那款高档普洱茶,从里到外加上附送的一个品牌绳挽纸袋,合计4层包装。至于高档酒类则是流行以木盒装,然后附送绳挽袋,里面铺丝绸,然后才是酒瓶子,合共3层包装。记者发现,甚至保健品也难逃过度包装之风。譬如一盒包装精美的野生人参,长方形的盒子里面红色绒布上静静地躺着只有盒子1/6长度的人参,与偌大的盒子相比,看起来实在是小得可怜。在野生人参旁边的冬虫夏草装在一个精美的大红色正方形木盒子里,又套了一个金黄色正方形木盒子,盒子中间用一根古色古香的黄色丝带分开,只有紧靠着黄丝带的两旁放着两排冬虫夏草。记者特意看了盒子下面的标签,冬虫夏草精装8克,真是精装至极。另外一款品牌的燕窝,塑料包装盒中铺金色丝绸垫固定架,然后再以两个精致金色小玻璃瓶分装,看起来金碧辉煌。

类似这样的包装在市场上屡见不鲜。记者在网上搜索发现,出售包装盒的数量多达数万件,材质有塑料、藤编、木质、皮质等,从常见的茶叶盒、糕点盒到独家定制版奢侈品包装礼盒,价格从几元到上千元不等。

韩正 国资国企是上海发展的最大存量资源。新一轮国资国企改革,核心是以国资改革带动国企改革,目标任务是提高国企活力和国有经济竞争力,实现形式是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关键环节是统一管理、分类监管,根本是有利于企业家成长集聚的制度建设 改革开放以来,上海始终把国资国企改革作为经济体制改革的中心环节,不断深入推进,成效明显。但是,必须清醒地认识到,以前的改革红利已基本释放,国资国企的现状,与形势发展、与党的十八届三中全会任务要求、与群众期待,有差距、有不足、有不适应。我们不能躺在过去的功劳簿上自我感觉良好,不能错失机遇,造成历史性遗憾,必须正视问题、认清使命、克难奋进,出路就在深化改革。

要树立问题导向思维,改革是不断解决问题、不断解放生产力的过程。国资国企是上海发展的最大存量资源,其潜能亟待进一步释放,其发展又到了一个重要关口,按照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的要求,上海国资国企存在明显的、亟待解决的问题和瓶颈:动力活力不够足、作用贡献不够大、能级能量不够高。上海新一轮国资国企改革,要有重点地实现率先突破。核心是以国资改革带动国企改革。国企要真正成为市场主体,就必须切实解决长期没有得到解决的政企不分、政资不分。深化国资改革,从过去管国企为主向管国有资本为主转变,更好体现国有资本出资人的角色。“管多、管少、不管”并举,凡是和出资人有关的事情,都要严格地管起来;少管企业人事,特别是竞争类的企业;不管企业内部事务,把过去越位、错位的归位,让企业更好更主动地面向市场。

目标任务是提高国企活力和国有经济竞争力。途径是有进有退,进而有为、退而有序,凸显国企在国有经济中的集中度,在产业类的集中度就是体现战略性,特别是先导性、基础性新兴产业。实现形式是发展混合所有制经济。实践证明,比较可行的基本方式是成为公众公司、实现整体上市。继续提高资本证券化水平,加大集团公司改革改制力度。发展混合所有制,不是简单地把国企一卖了之,更不是照搬照抄其他模式,而要从实际出发推动改革。关键环节是统一管理、分类监管。完善国有资产管理体制,实现以管资本为主加强国资监管。强化国有资本的统一集中管理、统一平台公开运作;实施分类监管,让不同类型的企业找到自己的归属,在治理结构、管理方式、选人用人、激励约束机制等方面有所区别,分类施策,不刮风、不一刀切;放活企业,让企业真正成为市场主体。

根本是有利于企业家成长集聚的制度建设。上海能不能有适宜企业家成长的土壤,吸引和集聚一大批企业家?要完善激励机制,鼓励人才在上海施展才华;要完善任职机制,让懂市场、懂经营的人来干企业,让干得好的人以企业为家;要完善有利于改革创新的容错机制,改革有风险,创新有失误,要对企业家多些理解和包容,不能总是对着报表看数字来评价企业家。只要企业依法依规、企业家勤勉尽责没有牟取私利,就不该作负面评价。这些机制,当前上海相当缺乏,必须建立,否则,敢于创新的企业家在上海无法冒出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韩正日前在上海市深化国资改革促进企业发展工作会议上说。(记者 李泓冰 谢卫群整理)。

大雾 航班 上海

上一篇: 连续9天,青海用电零排放

下一篇: 盘点中国正在衰落十大城市 资源日渐枯竭(图)(9)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56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