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渭南三年攻坚油烟治理


 发布时间:2021-01-17 22:46:59

傍晚,街边烧烤摊也进入了最为忙碌的时间,桌椅纷纷支起来,烧烤炉上冒起浓浓白烟。上月底,北京市人大常委会审议《北京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草案)》要求禁区内露天烧烤最高罚2万,此罚金是北京现有规定5000元的4倍。不过,在烧烤摊一月收入可超两万元的诱惑下,依然源源不断有人铤而走险。那么,北京的烧烤摊多集中在哪里?未经过处理的烧烤油烟能对空气造成哪些影响?烧烤摊造成的空气污染又该由谁来监管?记者走访调查多处露天烧烤摊,调查发现在露天烧烤与现实监管的较量中存在真空地带。“住在16层 都不敢开窗户” 东五环外5公里,杨闸环岛向东,水果摊与烧烤摊沿着朝阳路北侧,占据了人行路和部分车道。

一辆三轮车上,烧烤炉横跨在三轮车上,烤串摊位前围了五六个客人,摊主忙着跟他们打着招呼。面筋、肉串、鱼豆腐、馒头片……长约1.5米的烧烤炉上摆满了待烤的各种串。朝阳路南侧,两家饭店前摆满了白色的塑料桌椅,撑起阳伞等待客人。两三米长的烧烤炉摆在饭店门前,冒起的浓烟和散发出的烧烤味招揽着生意。烤串人赤膊上阵,在大功率的风扇作用下,油烟很快消散在空气中。京通苑小区西门外,一家饭店将烧烤炉沿街摆放,食客已将大部分桌椅坐满。对于露天烧烤是否违规,烤串人摇摇头,“我不管那个,我只管烤串。” 而在以杨闸环岛为中心的方圆一公里范围内,露天烧烤的摊位并不少见。

三处啤酒广场将环岛围住,在啤酒广场中,少不了烧烤。“我们这不算露天烧烤吧,这不有房子嘛。”一个烤串的师傅站在木质的小房子内,烧烤炉中冒起的油烟让他不得不眯着眼睛,“我们这个没有占道,场地是租过来的,没有什么问题。”在木质的房子内,没有油烟处理设备,烧烤炉紧紧挨在窗户旁,墙壁被熏得黑漆漆的,油烟弥漫。而在今年1月,北京市环保局起草的《北京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草案送审稿)》中,也有条文规定,禁止“在城镇地区的公共场所露天烧烤、骑墙(窗)烧烤”。记者调查发现,在杨闸环岛为中心的方圆一公里中,大大小小的烧烤摊位共有13处,均为露天烧烤或者油烟未经处理的烧烤摊。

在天通苑北二区外,几个小马扎摆在小区门前,烧烤摊旁几个地产中介人员围坐在一起,大盘的烤串摆在桌上。靠近小区围墙处,烧烤炉上冒起的白烟,距离最近的住宅窗户只有四五米远。一位居民说,“天通苑里,有很多这样的露天烧烤摊,污染空气不说,还把小区环境弄得特别脏。” 同样的情况也困扰着家住望京西园四区的刘强,每天傍晚楼下的露天烧烤摊烟熏火燎,“住在16层都不敢开窗户,不然烟都钻进屋,这对空气得有多大的污染,我们就只能一直关着窗户。” 多位摊主表示,烧烤摊多在居民集中的地区,“居民集中客流量大,这样才能有人吃,要不就开在大学周围,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 [page title= subtitle=] 交通接驳处必有流动烧烤摊 每天傍晚至晚上10时许,十号线双井站西北口外会一直被流动摊贩们的灯光照得格外亮堂。流动摊贩们的“货架”都是三轮车,有脚蹬的也有电动的。一般情况下,紧挨地铁口的五六个流动摊位中,至少有两个与烧烤有关——一家烤冷面,一家烤鱼豆腐和面筋。烤鱼豆腐和面筋采用了与烤羊肉串相同的器具和方法,产生的油烟比烤冷面浓烈得多,吸引的食客数量也相对较多。长约一米的烤炉上,十几串面筋和六串鱼豆腐在烧得通红的炭火上烤着,烤炉右端放着五串待烤的鱼豆腐。

不到五分钟,从地铁口出来的食客们把这些都买空了。在双井站东北口也是类似的场景。在附近居住的杨大爷透露,在双井站东北口,每到下班时间,只要不下雨,这些贩卖烧烤类食品的流动摊点一定会出现,“其中有一家专门卖烤肉串,天天烟熏火燎的。” 三元桥地铁站C口外,更是流动摊贩聚集之处,各类小型烧烤摊不仅占据了出站口外的马路边,有的甚至直接在连接出站口和地面出入口的地下通道里摆摊,烧烤的味道弥漫在整条通道里。离三元桥约2公里的太阳宫站东北口外,流动摊贩们更是摆出了“夹道欢迎”的阵势,其中以烧烤类居多,烤肉串、烤冷面、烤火腿肠等,比比皆是。

一名摊主表示,自己选择地铁口的主要原因是人流量大,“现在天热,大部分人在我们摊上买一些烤串当晚饭,赚的有多有少,反正肯定不会赔钱,而且这地方不用交租金。” 此外,一些下凹式立交桥下等交通要道附近,也是流动烧烤摊贩们偏爱的地方。在广渠门桥下,东南角和东北角的流动烧烤摊食客不断。

油烟 净化 渭南市

上一篇: 北大附中校长:雾霾天停课≠学生放假

下一篇: 9月底前 河北省11市全面启动污染物排污权交易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53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