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和浩特达赖庄村发生氯气泄漏事件 40人受伤


 发布时间:2021-04-21 16:35:59

昔日热衷“挖煤”的煤老板在经历了转型带来的阵痛后,开始将目标转移,寻求新的出路。酒店、运输、IT……继此前煤老板探索出的种种转型之路后,近日记者走访多位煤老板之乡发现,生态旅游、农庄经济正在成为其新的产业目标。从山西省忻州市岢岚县,驱车南行约20公里,群山环绕间一排排红顶新房格外显眼。该村名为吴家庄,2006年前,新房背后半山腰间破落残败的旧窑洞曾是村民们的住所,“路无三尺平,田无半亩整”,2005年底村民人均纯收入仅有1200元,该村更因“光棍村”而远近闻名。2007年,“村企共建”的活动中,出生于此且因煤起家的张春生决定反哺家乡,先后投资7800多万元,修道路、盖新房、引技术,通过移民搬迁,不仅让村民住上了统一标准的新房,还因地制宜,引进大棚技术。在解决村民基本温饱、提高人均收入后,该村顺势发展,利用资金支持在周边盖起了别墅区及容纳百余人的会议中心。吴家庄村主任告诉记者,此后这里将根据都市人的休闲需求,继续开发旅游项目,将这里打造成大山深处的度假胜地。

发展生态旅游的绿色经济同样被另一位因煤发家的煤老板看中。2005年,曹礼麒因煤炭生意腰包渐鼓,“但是这对空气、土地污染严重”,正当山西煤炭行业转型之际,曹礼麒也决定“干点其他的”。此时,曹礼麒想到老家吕梁临县向阳村土质好,海拔、环境均适宜大面积种植黑豆、红枣等经济作物。但该村地处大山深处,经考察,2006年曹礼麒首先投资数百万修出一条盘山柏油路,“交通便利了就能大面积种植,方便外销,也可解决当地剩余劳动力就业的问题。” 截至目前,该村约种黑豆1300亩,红枣500多亩。为再次提高村民收入,曹礼麒正在筹划在这里建一个加工厂,“产品经过深加工后营养价值高,市场前景更广。” 此外,曹礼麒还投资开办运输公司、生态旅游开发公司等。经过数年发展,每个公司都初具规模、初见成效。“再创业的阵痛是有的,但关键是选对行业,绿色环保产业将是一个趋势。”曹礼麒称。(完)。

呼和浩特市玉泉区小黑河镇达赖庄村一村民院内2个废弃氯气罐突然发生泄漏。截至8月15日12点,正在医院接受治疗的患者共计40人,其中住院26人,留观14人,住院病人中有1人病情较重。村庄周边环境已经恢复到安全标准。呼和浩特市安监局副局长李勇介绍,达赖庄村村民范某多年前从倒闭的小造纸厂私自搬回氯气罐在自家院内存放,由于该村民用扳手拧气罐盖子时,盖子脱扣导致罐内氯气泄漏。氯气泄漏后该村民没有采取任何处置措施,而是选择了逃逸。周边村民发现后,立即报警。事故发生后,呼和浩特市相关部门负责人及时赶到现场,第一时间组织展开救援。一方面,将居住在泄漏点周边的村民紧急疏散到安全地带,将身体出现不适的村民送往医院救治;另一方面,消防部门对氯气泄漏点周边不断喷水,稀释泄漏到空气中的氯气,专业人员对2个气罐进行了安全处理。

目前,村庄周边环境经专业部门监测,已经达到安全标准。同时,对事件负责人依法调查并追究其责任。(记者 贾永强)。

街道就组织我们将臭水先放掉,然后填土埋坑。”3月21日,山东省潍坊市昌乐县五图街道宋家庄村民告诉中华环保联合会督查诉讼部部长马勇以及《法制日报》记者。3月19日,《法制日报》案件版报道了《潍坊现地下水污染大肠菌群严重超标》后,昌乐县就启动了这样的“整治”行动。今天下午,在排污沟靠近五图街道鞠家村鞠家水库的地方,记者看到,从潍坊乐港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第三商品猪养殖场排出的废水更加黑臭,且污水排放量明显大于两星期前。马勇表示,这样的整改缺乏科学论证,且仍在造成持续污染。3月6日,中华环保联合会向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了提起环境公益诉讼的诉状,至今已经超过了7个工作日的法定收案期限。21日,法院方面表示,仍需要请示上级法院。

村民告诫最好别进村 3月20日,记者与马勇一行等到达潍坊,马勇等试图与宋家庄、张家庄及胡家庄村民联系了解情况,但三个受污染最严重的村庄村民均告诫马勇等人最好别去村里:“从19日白天开始,街道就组织放水填埋,19日这天干了一通宵,20日又干到了晚上11点,21日早晨5点又接着干。”这位村民告诫说,最好别来村里,每个路口都有专人把守。今天10时左右,记者及马勇等来到张家庄村南头,看到挖土机正在作业。当地村民称,张家庄、宋家庄以及胡家庄都有挖土机在作业。近中午1点,在辛旺村(宋家庄、张家庄及胡家庄隶属于该村)一餐馆外,多辆汽车引起了马勇等的注意。经询问,村民说,是五图街道组织的清污人员及街道领导在此吃饭。村民告诉记者及马勇等,《法制日报》的报道发表后,五图街道就组织相关村干部开会,并开始组织“清污”。

村民表示,“清污的费用全部是五图街道出的”。《法制日报》记者及马勇等于3月初曾到过的宋家庄的排污渠,现在已经被盖上了新土。因为此段排污渠有水泥板覆盖,简单地盖上黄土,实际上排污渠变成了排污暗渠。猪厂排污从未停止过 鞠家水库位于第三猪厂排污渠的下游。今天中午,《法制日报》记者及马勇等在此看到,该排污渠所排放的恶臭废水比3月初记者看到的情景丝毫没有减少,反而水量变大,并最终排入潍坊市饮用水源地庙子水库。当地村民称,这主要是因为上游宋家庄、张家庄及胡家庄三、四废弃鱼塘所存放的猪厂废水在这两天都被放出来了。马勇认为,昌乐县这样的整改并没有从根本解决猪厂污染问题。他表示,第三猪厂所排放的污染废水已经多年,要处理这样的废水首先要进行评估,并应做完整的整治方案,同时,还要经过专家论证。

“废水应该抽出,经过处理达标才能排放,如果仅简单地挖个口子顺着原排污渠放水,不可能从根本上解决污染问题。”马勇说。21日,大众网报道称,《法制日报》的报道见报后,昌乐县立即组织有关方面展开调查,当即责令养殖场马上停止废水排放,委托有处理能力的单位代为处理。对此,村民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他们知道的只是五图街道在组织“清污”,没有看到其他单位的人。“昌乐县有关部门同时表示,乐港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第三商品猪养殖场乱排废水污染地下水,环保部门根据群众举报多次现场执法,要求该养殖场达标排放,并在近期全市组织的地下排污大排查时下达了限期整改通知书。”事实上,从2012年开始到今年3月初,中华环保联合会派出多名调查人员到第三猪厂及被污染村庄进行调查,中华环保联合会调查人员表示,第三猪厂的排污从没有停止过。

村民们不明白,环保部门的现场执法为何不见任何效果? 爆料村民不敢露面了 3月6日,中华环保联合会向潍坊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公益诉状,至今已经过去了半个月。3月21日,中华环保联合会志愿律师杜祖乐及中华环保联合会调查人员宋杰斌去潍坊中院询问案件受理情况,潍坊法院方告诉杜祖乐等:“法院是否立案仍在向上级法院请示。” 马勇表示,在3月6日向法院提交诉状的同时,也向法院提交证据保全的申请。但在证据未作保全的情况下,从19日起,排污渠已经开始被填埋,排污渠流经的宋家庄、张家庄及胡家庄三、四个废弃养鱼塘存放的大量恶臭猪厂废水已经被排出。这也令中华环保联合会调查人员担心。更令他们奇怪的是,以前积极向他们反映污染情况的村民都不敢露面了,“上面在查是谁向你们反映的。

”一位村民告诉中华环保联合会调查人员,他们有些担心,怕被追问。本报记者郄建荣。

氯气 村民 庄村

上一篇: 传统产业只能关停吗?

下一篇: 甘肃首个兆瓦级屋顶光伏电站并网发电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185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