煤炭大亨张新明否认与宋林有关联 称只见过两次(2)


 发布时间:2021-05-05 01:09:31

“我们才是被侮辱和被歧视的” 新京报:这两天,国内一篇关于中国采金者侮辱歧视加纳黑人的帖子引发争议,说黑人干最苦最累的活,却只能吃最差的伙食。项华斌:侮辱歧视黑人工人不存在。黑人工人和中国工人不在一起吃饭和饮食习惯不同有关。拿我的工地来说,还专门请了当地黑人做厨师,按当地的标准每天发生活费。新京报:你们平时如何与黑人工人相处?如何分工? 项华斌:我们和黑人工人工作的时间是一样的。挖掘机和推土机司机有的也是聘用当地黑人。有加班的话,工资和中国工人差不多。当然,体力活的工资会少一些,这和国内的行情是一样的。

新京报:有观点说,加纳土著反感中国采金者,双方关系紧张。你们与工地周边村庄村民关系如何? 项华斌:加纳政府行动之前,还是友好的。我们来了会给他们经济上的补偿,给他们提供工作岗位,拉动当地的经济。加纳政府清理行动过后,他们也会趁火打劫。新京报: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变化? 项华斌:中国采金人在加纳才是受侮辱和歧视。在街上开车,有当地人会拿手指着你骂。我们开玩笑,说中国人是他们的乞讨对象。在加纳,3岁的孩子,见到中国人,都会开口要钱。有的警察,专挑中国人开的车拦。只要拦下来,证件齐全,没有钱也是解决不了的。

这两年,小费和敲诈勒索也是水涨船高。当然,这也跟大多数中国人不会英语,无法交流有关。“没有人愿意再冒险” 新京报:现在考虑最多的问题是什么? 项华斌:我们一直关注,这次行动什么时候结束?部队什么时候撤离。我们想把大型采金的机械从工地搞回市区,再想办法搞回国。新京报:现在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 项华斌:最大的困难就是想把机器安全撤离。很多大型设备,都是采金老板贷款按揭的。如果机器没了,很多老板会崩溃。如果这样,保守估计,加纳的中国采金群体损失起码好几个亿。新京报: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项华斌:如果能合法化,就留下来,如果不能,就带着设备回去了。

上半年,广西的领导到加纳来,劝上林采金人回国,有人哭着说,这么多设备在这里,死也要死在这里。新京报:这一次据你所知,会有人宁可躲藏也不回国吗? 项华斌:我所知道的亲朋好友的工地都在撤退,如果设备处理好了,我估计所有人都会回去,没有人愿意再冒险。(记者 刘刚)。

昨日,事故现场。当日上午,山东日照石大科技石化有限公司液态烃球罐泄漏引发火灾爆炸。新华社发 ■ 讲述 明火几层楼高 几公里外可见 附近不少居民目睹并拍摄了爆炸发生的瞬间。在居民拍摄的视频中新京报记者看到,起初有火苗蹿出,紧接着发生了爆炸,浓烟和火苗瞬间从罐体中蹿出,爆炸物蔓延到周围上千米的范围内,随后,黑烟笼罩了整个厂区。附近工作的一位市民告诉新京报记者,爆炸发生的时间在早上7点到8点之间,开始是小火,然后发生爆炸,火势连成一片。这位市民单位距离事发地大概有七八公里远。但其表示,“能看见明火有几层楼高,爆炸的声音很大,我们单位都可以感觉到楼体晃动。” 据悉,事发工厂是个炼油厂,离繁华地方十几分钟车程。新京报记者 程媛媛。

近日,新京报报道的腾格里沙漠污染事件,引发各界关注。据记者了解,在生态脆弱的中西部沙漠、草原地区,因化工项目而造成的环境污染并非个案。由于东部地区环保门槛升高,不少高污染、高耗能产业往中西部转移,由此带来监管、政策、生态等一系列问题。多名生态、环评、司法领域专家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均认为,在生态脆弱的中西部草原、沙漠地区,本来就不应该允许上高耗能、高耗水的化工产业。当地政府部门在审批、监管时,负有责任。【生态】 沙漠里搞化工是“杀鸡取卵” 新京报:最近腾格里沙漠污染事件引发广泛关注。据你了解,当前我国沙漠和草原的生态环境状况如何? 赵连石:腾格里沙漠很特殊,它属于干旱地区,却有400个天然湖泊。

沙漠里每个湖泊都是一个绿洲,有着独特的生态类型,是世界上旱生、高旱生生物多样性中心,非常珍贵。腾格里曾经是世界上最好的骆驼聚集区,有着上百万只双峰驼。但现在用农耕的方式管理牧区,造成当地骆驼数量锐减,曾降到2万只。尽管采取了保护措施,现在也只有十几万只。草场破坏也很严重,再加上工业污染,牧民的很多牲畜都跑了。牧民说,牛羊马都跑了,可是我们跑不了。牧场在这边,我们怎么办? 新京报:近年工业发展对草场、牧场的生态带来什么负面影响? 赵连石:地下水资源是一个主要问题。许多污染企业聚集在水源集中的地方,他们可能认为沙漠污染不会影响到更多人口,而且可以省下大笔环保投资,但这导致水位下降,沙漠绿洲的独特生态系统崩溃。

目前,这方面的影响已开始出现。有的牧民打井,挖到40米都没挖到水,这说明地下水位下降得很严重。除了水资源,还有的企业直接排污到沙坑里,危害很大。其他地方还可以做环境修复,但沙漠一旦被污染了,修复是很难的。因为它有大量的最珍贵的物种在那儿,微生物数量也跟其他地方不一样。新京报:近些年,污染的蔓延伴随着产业的发展,从东部转移到中西部地区。你对这种现象怎么看? 赵连石:中西部开发也需要工业化进程。但是,近年来很多大型耗能企业都转到西部了,尤其是一些耗水企业将会带来潜在的环境灾难。比如,地方上杀鸡取卵,大规模开采地下水,搞几年工业园区就废弃,留下不可逆转的环境破坏。

我认为在特别干旱的西部地区,沙漠用水是应该作为国家战略储备的。除非到特殊情况,比如自然灾害、战争等才可以直接取用。现在这种取水方式,后果可能是灾难性的,连当地牧民都说,这毁掉的是我们共同的生存基础。【环评】 环保监管不力污染触目惊心 新京报:目前媒体曝光的中西部沙漠、草原地区的污染事件,问题是不是出在没有把好环评关? 彭应登:现在在内蒙古鄂尔多斯、银川贺兰、宁夏中卫等地方,发展以煤化工为主的化工产业、进行产业布局规划时是有对环境影响的考虑的。有的明确要求凡是上化工项目,都必须实现零排放。因为这里水资源非常欠缺,污染物没有稀释水体,稍稍排放一点点都可能造成严重的环境影响。

新京报:那为什么会出现往沙漠里排放、填埋污染物的情况呢? 彭应登:从技术上说,零排放很难实现。因为污水循环使用处理后,形成高浓度的浓缩液。在很多地方就把这些浓缩液倒在沙漠里晾晒,变成干的岩块后就填埋。这种做法是有争议的,严格来说不符合环保要求。因为浓缩液含有毒有害物质,导致对沙漠的污染。新京报:如果是危险废物的话,可以运到有处理资质的地方进行专门处理吗? 彭应登:首先,处理量很大,而西北地区处理场所有限;其次,如果送到有资质处理的地方,成本又很高,所以企业在他们认为的“荒郊野外”,采用晾晒蒸发的“土办法”来处置。而地方环保部门监管又不到位,所以导致这些触目惊心的污染。

新京报:有什么办法可以解决这个矛盾吗? 彭应登:这个问题暴露出计划中的“零排放”,在现实中是大打折扣的。关键的问题在于,内蒙古、宁夏这些地方是严重缺水地区、生态脆弱地区,根本就不能发展化工、煤化工,沙漠地方就不应该上这些项目。即使是“西部大开发”,也一定要做到发展和生态保护相适应,如果一味地把高耗能、高污染、高耗水的企业移到中西部,也是不符合生态优先原则的。在目前状况下,国家对西部开发的顶层设计是保护优先,对地方资源是保护性的开发,而不是掠夺性的开发。所以西部开发提出两个最大的问题,首先是否真正做到了先保护后开发?第二,在开发过程中,是科技为主,还是考虑政绩?如果是后者的话,那恐怕很多项目都会上马从而牺牲环境。

【责任】 地方招商引资应负最大责任 新京报:你们曾经调查过哪些沙漠、草原地区的污染情况? 马勇:这次引发关注的腾格里沙漠污染,我们也去调查过。当时检测发现,污水严重超标。我们给内蒙古自治区检察院发了举报函。我们调查的时候,这件事在当地已是公开的秘密。新京报:腾格里沙漠污染这件事,当地官方回应说并没有直排,你怎么看? 马勇:表面看它没有外排,但是也没有渗漏吗?我们当时看到,四个池子有三个是满的,还有一个没有使用。没有使用的池子底部大部分是裸露的,没有防渗,不排除其他三个池子防渗也做得不好。我们调查的时候发现,污水处理厂没有使用。

新京报:你们也注意到污染随着产业转移而转移的趋势吗? 马勇:以前我们担心东部淘汰的落后产能会转移到西部,现在成了事实。我们在内蒙古其他地方也看到了类似的情况,甚至更严重,好几千亩的污水池,就这么晾晒着。新京报:你觉得出现这样的污染问题,责任在谁? 马勇:根本的问题还在当地政府。没有政府的许可,不招商引资,怎么可能去那儿建厂呢?地方可以发展化工产业,但配套的东西一定要做到位,而不是让污水处理厂在那儿“晒太阳”。新京报:现在公益诉讼制度放开了,环境刑事犯罪的标准也降低了,可以借着新制度来追责吗? 马勇:腾格里这个案子上,取证比较难,评估起来费用也比较高,涉及的对象特别多。

如果进行诉讼的话,会是一个旷日持久的过程。很遗憾的是,刚刚审议的《行政诉讼法》修正案草案并没有规定行政公益诉讼的内容。虽然现在可以进行民事公益诉讼,但起诉企业最终还是“头疼医头,脚疼医脚”,政府部门管不住,光管企业有什么用? 如果不允许对政府部门进行公益诉讼,对政府行为进行约束,不追究它在批复合法性的问题,工业园区就会继续往前走,未来不可避免还会再次出现类似的问题。新京报记者 金煜。

张新明 京报 宋林

上一篇: 煤炭价格下挫非煤产业发力 山西早转型赢得先机

下一篇: 环保部:水专项第一阶段目标完成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975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