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文秀“洗冤”后首亮相 回顾禁赛风波:一度压力大


 发布时间:2020-11-22 07:58:55

昨天中午,鸟巢新闻发布厅内,一场专门为亚洲百米“飞人”苏炳添召开的发布会正在举行。身着鲜红色运动服的苏炳添坐在主席台正中,尽管前一晚几乎没怎么睡,但回忆起前晚结束的北京田径世锦赛男子100米半决赛和决赛,这位刚刚成为首位入围世界大赛男子百米决赛的亚洲“飞人”看不出疲态。他豪言:“以后要让那些外国选手害怕我们!” 谈感受:我实现了中国梦想 作为目前地球上跑得最快的9个人之一,苏炳添坦言,“能站在世界大赛决赛的跑道上,我感觉特别棒,那一刻我不仅代表我个人,我实现了中国短跑界的梦想,我是代表他们一起去比赛的,不能出任何差错。” 他说:“起跑的时候,我比较保守,途中跑的能力有点下降,不是特别理想,但是这个成绩对于我来说已经非常棒了。能够和博尔特他们一起比赛,我非常荣幸,这次的经验对于我之后会有很大的帮助。” 苏炳添直言,这次世锦赛预赛、半决赛和决赛3枪,他跑得最卖力的就是半决赛,是用参加决赛的心态去跑的,决赛他反而轻装上阵,但冲过终点线的那一刻,他觉得自己已经完成了中国人的梦想。谈成绩:我要让对手害怕 3年前与“闪电”博尔特同场竞技时,苏炳添还是个只能跑出10秒28的无名之辈。如今,他已两次突破10秒大关。

外界都十分关心,到底是什么让他飞速进步,他还能否跑得更快? “改善起跑技术和去美国的高水平训练对我帮助很大。”据苏炳添透露,去年11月,他去美国进行了80多天的强化训练,这段训练对他的运动生涯帮助很大。“因为总和高手同场竞技,接触多了就不会感到害怕,在赛场上也不再有那种恐惧感。说不定以后我能够让外国选手害怕我们,就像之前翔哥(刘翔)那样,比赛前在对手面前晃晃都会让他们感到害怕。” 以前苏炳添从开始练习短跑就一直是先出右脚起跑,但他感觉右脚起跑第三步稍稍有些迟缓不很流畅,所以主动提出来要求左脚起跑。这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失败的可能性相当大。苏炳添要在起跑器上让两脚换个位置(出发时先出左脚),意味着有可能打乱他原有的习惯和节奏。刚开始苏炳添并不适应这样的动作,就连最基本的脚蹬起跑器发力都很费劲。“现在起跑技术方面我基本上已经完全掌握了,起蹬脚能够全部发力。” 今后,他还将继续尝试在途中跑改变节奏,以此提高成绩。“我50米到70米那一段跑得有点僵,对我后面80米到90米有一定影响,应该说昨天半决赛不如在尤金站的时候跑得流畅。以前我的技术只能支持我在50至60米保持最高速度,后来改变了技术,最高速度可以从50米开始持续下去。

找到了适合自己进步的训练方法后,我的成绩肯定不止9秒99。”他说。谈头发:留长发有好运气 在回答了很多有关技术的话题后,记者抛出了一个轻松的问题:为什么不选择空气阻力更小的短发? 苏炳添脸上露出笑容,“如果把头发剪得短一点,也许出场的时候会显得更精神吧。不过我觉得这次留长一点,对我会更有运气,因为尤金站比赛就是现在这种长发,所以这次比赛前也没有像以前那样剪短头发。” 从百米决赛后,苏炳添几乎没有休息,一直在接受采访,出席活动。对此,他说,“外来的压力肯定有,要自己去慢慢适应,从我的角度来说,我会尽量跑出最好成绩。外界对我的期待更高了,也许下次外界对我的要求是跑出9秒98,我觉得做好我自己,做到无悔就够了。” 对于一夜成名,他没有过多考虑,“苏炳添就做自己,管不了别人怎么说,管多了就会变成一种压力,变成包袱,反正我就是我。” 本报记者 王洋。

自从刘翔抵达济南后,很多媒体专门派记者盯着刘翔,加上外界的关注,刘翔的一举一动格外惹眼。采访中,谈到游泳队的新偶像张琳,师傅孙海平坦言道:“但愿张琳能分担刘翔的压力。” 此次,无论是接待还是行程安排,组委会都给了刘翔特别的照顾,有人戏称为“翔特权”。对此,孙海平感到有些无奈,他说:“我们尽量不想搞特殊,吃住都和其他运动员一样。但是,大家对刘翔的关注太热了。刚才的训练结束后,也有些人来找刘翔签名和合影,他都尽量满足。说实话,这么多年下来,外界的关注给刘翔带来了很大的压力,他很想回到以前的生活状态,但这是不可能的。” 孙海平透露,刘翔很希望有人能分担他身上的压力。“我知道张琳,听说他原本打算要拿6块金牌,现在是不是已经丢了一块啊?不管怎样,他是一名很优秀的运动员,我希望他能分担刘翔的压力。

” 据悉,刘翔此次并没有和孙海平同住一个房间,而是单独住在一个朝北的小房间里。“因为要治疗,他和队医以及另外3位教练住个套间,三室两厅,刘翔住在朝北的小房间里。”。

张文秀 压力 成绩

上一篇: 麦蒂要在中国当老板 带来“中国35”品牌构想

下一篇: 青海省第十二届农牧民男子篮球赛拉开帷幕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42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