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怜天下父母心 体操场内的“坐针毡”和“妈妈团”


 发布时间:2020-11-22 10:17:54

范忆琳有点儿“难” 本报讯(记者刘大伟)北京时间今天上午,在加拿大蒙特利尔进行的2017年世界体操锦标赛中,17岁的中国选手范忆琳在女子高低杠决赛中以15.166分获得冠军,实现世锦赛卫冕。作为2015年世锦赛高低杠冠军,范忆琳在去年里约奥运会高低杠资格赛中出现失误,没能晋级决赛,留下了深深的遗憾。这次世锦赛,她能调整心态,走出失利的阴影,难能可贵。今天上午的比赛,范忆琳将一套难度分世界最高的动作完成得非常完美——并腿正掏转体360、并腿正掏经倒立飞行换杠、直体后空翻换低杠、蹬杠经倒立飞行抓高杠、京格尔空翻、并腿正掏180、两次单臂转体、后摆转体180团身后空翻两周下,只是在最后落地时往侧跨了一小步,得分15.166分,比排名第二的俄罗斯选手埃雷米娜高出了0.066分。

获得金牌的范忆琳也成为继程菲之后,中国第二位蝉联世锦赛单项冠军的女子体操运动员。程菲曾在2005年体操世锦赛上获得女子跳马金牌,2006年世锦赛,她凭借招牌的“程菲跳”成功卫冕。此外,范忆琳这枚金牌也是中国体操队连续四届世锦赛在高低杠项目上登顶。2013年和2014年世锦赛,黄慧丹和姚金男先后折桂,2015年和2017年世锦赛,范忆琳延续了中国体操在这个项目上的强势地位。范忆琳的主管教练王群策赛后表示,这次比赛中范忆琳的高低杠下法动作已经被国际体操联合会命名为“范忆琳下”,随后将在规则里有文字的体现。在王群策看来,这个冠军也将是范忆琳冲击东京奥运会的新起点。此外,在男子鞍马决赛中,新科全能冠军肖若腾以15.066分再收一枚铜牌。在男子吊环决赛中,中国名将刘洋以15.266分继2015年世锦赛后再度摘得铜牌。

尤其是女子体操资格赛。一则,4个项目同时分别在4块场地进行,各有精彩,看不过来;二则,女选手们的参赛队服无不精美耀眼,她们在各种器械上翻腾、跳跃时真好似“精灵”;三则,观众的情绪极易被调动起来,欢呼、尖叫、惋惜、掌声交织成曲,与场内表演相映成趣。但是美丽的背后往往蕴含危险。在追求高难度动作的同时,选手稍有不慎就会出现失误。高手云集,每个单项比赛却仅取资格赛前八名,这意味着一次掉杠或坐地,四年间的辛苦“化为泡影”。这一次,记者在里约奥运会体操馆内深有感触。中国女子体操队结束比赛时,“小花”们都是小脸紧绷。在记者们看来,被分为容易压分的早场也有175.279分,稳稳进入团体决赛理应开心,怎么还是不高兴?队长商春松解释了原因:大家都要冲击各自的单项。一向不喜过多感情流露的商春松,说起未能进入平衡木决赛时眼圈泛红。“我在家练得也不错。”她哽咽着说,自己应该再大胆一些、放开一些。可惜已成定局。另一名队员谭佳薪强忍着泪水从混合采访区走过。谭佳薪原本是替补队员,因主力刘婷婷在奥运会前受伤而换阵。她的强项是高低杠,但她在当日的分数还不如另两名队友高,铁定出局。

见此情景,女记者们都放下采访设备,拉住她安慰几句,把她逗乐了才稍稍放心。等到迎来在自由操上出现重大失误的队员毛艺,她的情绪稳定,常年跟项的记者反倒是难过得说不出话来。毛艺练习体操的经历很曲折,这次选她来里约就是看中她的强项自由操。竞技场或许就是这样残酷。记者与头发斑白的中国女子体操队教练王群策聊起来,他说,体操姑娘的运动生涯并不长,除了像七战奥运的丘索维金娜那样的少数例子,大多数运动员不会支持太久。“这既是她们的第一次奥运会,也可能是她们的最后一次奥运会。”王群策教练感慨着。残酷之甚者,是有些选手来不及“绽放”便因伤“凋零”。在7日比赛中,一名哥伦比亚女孩在自由操项目中意外受伤,她委屈地坐在场边,双眼蓄满泪水。直到两名教练将她架着离场,她潸然泪下,仍坚强地向全场为她鼓掌的观众飞吻致意。作为一项打分项目又是抽签项目,体操也需要“运气”。中国女子体操队这回手气不佳,抽到早场,而裁判在早场时向来打分严苛。中国女子体操队也已做好这方面心理准备。王群策为未能入选单项决赛的女弟子感到惋惜。但他也说,被压分、吃点亏会使她们变得更坚强,“体操不是她们人生的全部,她们要走的路还很长”。

(完)。

母亲 内村 体操

上一篇: 男子十米气手枪庞伟不敌韩国枪王 谭宗亮未进决赛

下一篇: 国安恒大并非球场"冤家" 两队阵中各有"对方人"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215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