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法网官方海报揭幕 李娜:中西方文化完美结合


 发布时间:2021-04-14 10:51:12

正值全球热恋世界杯,温布尔顿公开赛悄然而至。草场零热身出战温网的李娜赛后先侃起了足球:“我非常关心世界杯,最关心的是中国队。每天就想早点回家看他们踢球……”众人莞尔。很多人说比起法网,李娜更想征服温布尔顿。草地大满贯,是她唯一没有打入过四强的四大公开赛。“就像今天,待遇特别好,第一场球就在中央球场进行。这也是我第一次在温网的中央球场赢球。” 稳步提升的发球能力,灵活的脚步,更多上网战术的运用,在大多数人看来,经过卡洛斯改造的李娜与草场天造地设。“专家们都有专家们的评说,总评价我适合打草场,但战绩摆在那里,我想在这里我应该保持绝对的谦虚。

”法网出局后,李娜与卡洛斯的口角,李娜未来的走向都让人关注。她用惯常的风格语言解读:“过了就是门,没过就是坎。当时觉得那是天大的事,现在看来不过是给大家多个话题,多个谈资。” 温网,能走多远?李娜笑笑:“我会尽力。我也希望能够以最好的表现回馈自己,回馈给球迷。”相信,李娜的温网表现一定比她钟爱的“世界杯劲旅”中国队强。本报记者 华心怡。

中国网球一姐李娜在美网首轮完胜对手晋级。赛后在接受外媒采访时,李娜被问及入选《时代》杂志年度百大最具影响力人物的荣誉,金花坦言非常骄傲。在美网取得开门红,李娜的心情自然是非常不错。李娜表示相对身体而言,其在心态方面面临更多的挑战。“只要我没有受伤,身体就不是问题,因为我训练非常刻苦。但在心态意志力方面,有时候你会感觉疲惫,尤其是美网,是最后一项大满贯赛。不过我相信每个球员都会尽最大的努力。” 有记者提及李娜入选了《时代》杂志2013年度百大最具影响力人物榜,李娜坦言:“我想说的是,能够生长在中国,我非常自豪。中国是个巨大的市场,或许这是我入选的原因之一吧。此外也有可能是因为此前,从没有亚洲球员赢得过大满贯单打冠军。” 过去的这段时间,从红土赛季的屡战屡败灰心到想要退役,到把草地赛季当做最后一战有如凤凰涅槃一般的重生,再到现在加倍努力尝试在硬地赛季再攀高峰,金花一姐满意自己没有在与挫折时刻的较量中败下阵来,“很高兴可以在短时间内想清楚自己所需要的东西,想清楚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做。

” 至于某些媒体的严苛指责与批评,她淡然表示自己当时还会觉得愤怒的情绪已经平复了下来,“我其实很感谢他们,因为每个人每一天都需要不断的去成长,如果没有这些报道,我可能也不会真的是觉得今天的自己成熟了,可以去面对所有发生的一切,以及所有即将发生的一切。”。

当李娜正试图在2013年的美网赛场上刮起一阵旋风的时候,来自赛场外的一场飓风,却试图先将她吞噬。昨天国内有纸媒和网媒相继报道,李娜2002年退役的真正原因,是由于被教练逼服禁药,这随即在微博平台引起了转发、评论,多家网络媒体也进行了转载以及跟进,但其实引起所有“躁动”的内容,是译自于《纽约时报》刊发的一篇有关李娜的报道——《李娜,中国网球的背叛者》,但这就是最终的“真相”吗? 外媒提及“类固醇” 《纽约时报》描述 On the desk in her dorm room was a letter she had written to tennis authorities requesting an early retirement. The note didn’t elaborate on her reasons: the burnout from excessive training, the outrage at her coaches’ attempts to squelch her romance with a male teammate named Jiang Shan, the debilitating period that the head coach insisted she play through, overruling a doctor’s recommendations, by taking steroid pills, to which she was allergic。

译文·大意 在她宿舍的书桌上,有一封写给网球主管领导的信,表明了她要早早退役,但这封信没有提及导致她退役的原因:过度训练的疲惫,教练试图压制她与队友姜山恋爱,主教练为了让她参赛,不顾医生反对,逼迫她使用类固醇药物,而这会导致她过敏。而其中真正敏感的是“steroid(类固醇)”这个单词,因为在体育界提到这个词的时候,往往让人联想到“禁药”和“兴奋剂”,而在这篇文章里,结合上下文的语境来看,给人的这种感觉更为明显。虽然从新闻采访的角度看,外文原文并没有使用“直接引语”,也就是直接用引号引用被采访对象——李娜的话,应该不是李娜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亲口所说,但会不会是李娜说了什么,而外媒记者采用了另外一种笔法来呈现呢? “业内”怀疑不实 本报记者昨天采访了网球运动管理中心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负责人,当提到外媒报道的“教练逼迫李娜使用类固醇药物”时,这位负责人表达了高度怀疑,“个人感觉,在那个年代,网球不可能(有兴奋剂),从网球在世界范围(看),兴奋剂就这两年(才出现),过去真不可能,因为网球不像其他重竞技项目,所以网球不是重灾区,所以说2002年从大环境上不太可能。

”这位负责人表示,国际网坛都是这两年才出现的兴奋剂,十几年前在“网球落后国家”中国,就更不可能了,“李娜有可能(这么说)吗?是不是真实的?因为她自己感觉媒体总是扭曲(她的意思),所以媒体曝出来也还是(让人)怀疑,尤其是外国媒体,这个名词,李娜用英语能不能讲我都怀疑,(她的)英语水平能把(这么生僻)的一个医学词说出来?” 虽然这位负责人并没有与李娜在第一时间有过沟通,但一番分析确实入情入理,更何况昨天李娜刚刚完成今年美网的亮相,正在全力冲击又一个大满贯冠军,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她都应该不会选择在这样一个时间点上,去碰触这样一个话题,以挑起舆论波澜影响自己的心绪,更何况“兴奋剂”是一个非常“敏感”的话题呢? 与“自传”描述相似 就在“被逼使用禁药”持续发酵的过程中,一位资深网球记者昨晚向本报记者表示,《纽约时报》的该篇文章中的几处“直接引语”,都出自李娜的自传《独自上场》,这是不是意味着“被逼服用禁药”,也是出自《独自上场》呢? 自传中确实有“被逼用药”的描述,但李娜自传中从始至终未提“类固醇”,只在之前提到对“激素”过敏,考虑到《纽约时报》的文章多次将自传中的句子作为直接引语使用,该文章极有可能是参考了《独自上场》,然后将其中的部分内容经过高度压缩、概括后作为背景资料进行了使用,但却将“激素”改为了“类固醇”。

而今晨又有国内媒体报道,称《纽约时报》记者承认,“被逼服用禁药”段落的素材取自《独自上场》,这进一步证实了分析。那么《纽约时报》如果是在引用《独自上场》的过程中,发生了将“激素”变为“类固醇”的问题,那么无外乎两种可能:首先,记者在自己翻译或聘请翻译进行翻译的过程中,对中文词汇对应的英文词汇产生了混淆,这是无心之举,但还有一种可能,就是故意为之,但无论是哪一种,客观上都抹黑了中国。本报记者 李远飞 J131 自传·片断 李娜自传《独自上场》第84页,在第八章“退役”中有如下几个自然段: 最主要也最直接的原因是健康。2002年亚运会之前,由于长久的压力和心情抑郁,我的生理期忽然开始紊乱。医生说是内分泌失调。这个问题有个很简单的解决方法就是吃有激素的药,但我对这种药过敏,队医也束手无策了。

身体是这么个状况,训练就上不了量,运动员加不了运动量,就没办法在赛场上拼。那是在2002年5月和6月份的北京,我们正为2002年釜山亚运会备战,网球管理中心从外面请了一位医生来给我看病,就这位医生说了句真话,他说:“她的身体状况真的不理想。”当时的领导为了让我去打亚运会,表示“你只管给她打针就行了”。名词·解释 “激素”与类固醇又是什么关系呢?“激素”又称“荷尔蒙”,百度百科中关于“荷尔蒙”的分类写明,类固醇只是激素的一种。激素是一个大概念,其中涵盖许多种类,并不一定都是禁药,但类固醇则多是体坛禁药。

法网 海报 李娜

上一篇: 新闻晚报:纳达尔皇帝的新衣

下一篇: 震区校领导遭严批:没收孩子篮球 做足面子功夫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6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