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杨现身杭州西湖与志愿者一起捡垃圾


 发布时间:2021-05-15 12:07:58

正当处在舆论漩涡之中的孙杨,寄望能在第15届巴塞罗那游泳世锦赛上用成绩挽救自己时。昨天,突然传来了重大利好消息,男子200米和400米自由泳世界纪录保持者保罗·比德尔曼因病缺席,这也意味着孙杨在世锦赛比赛中减少一位争夺金牌之劲敌。现年26岁的德国泳将保罗·比德尔曼,在2009年罗马游泳世锦赛大放异彩,400米自由泳比赛中他以3分40秒07的成绩获得冠军,并打破了索普创造的世界纪录。随后他又在男子200米自由泳比赛中战胜了菲尔普斯,以1分42秒00的成绩创造了新的世界纪录。据比德尔曼的管理人员透露,由于二月份患上流感,比德尔曼不得不暂停了两周训练,而不巧的是,随后比德尔曼又患上腺热型疾病,这导致他长期离开泳池进行休养,因此比德尔曼将缺席巴塞罗那游泳世锦赛,留在德国继续康复。本次游泳世锦赛,首枚金牌将在男子400米自由泳决赛中产生,中国泳将孙杨将参加该项比赛争夺,而德国劲敌的缺席也为孙杨摘得此金增添把握。对于缺席世锦赛,比德尔曼的教练弗兰克透露,事实上比德尔曼自2012年伦敦奥运会比完200米自由泳决赛后便开始了与病魔的长期斗争,“是时间让他好好休息一下了,然后再重新来过。

”比德尔曼的教练说道。而比德尔曼本人则对休息保持沉默,他表示:“我感觉很好,我期待着今年冬天即将到来的比赛。”。

巴西的一些长跑高手这样练成 □本报记者 刘方 很少有人能把潇洒奔跑在赛道上的马拉松运动员,和终日与脏乱差为伴的垃圾收集员联系起来。但这确实是巴西一些优秀长跑好手的养成路径。位列波士顿马拉松邀请名单的巴西好手贝塞拉就是其中之一。上午6时30分,一队垃圾车从位于巴西最大城市圣保罗的总部开拔,然后分散到该市北区各个社区。到了责任区,贝塞拉和同事跳下卡车,戴上手套,小跑步收拾路边一堆垃圾,小跑步扔入卡车,再捡另一堆,就这么弯腰、拾垃圾、跑,再三重复,一趟下来,每人跑少则13公里,多则16公里。一般垃圾收集员不跑,工作就做不完。贝塞拉则是如果不跑,当天就没时间再跑。清晨收垃圾只是他一日之计的开始:每周三至四天,他自我训练,另外总共大约跑80公里,已历七个寒暑。其实在收垃圾之前,贝塞拉就有志长跑,但总无法坚持,后来留意到垃圾收集员可以每天奔跑,觉得这份工作可帮他固定自我训练。他的最佳成绩是10公里31分25秒,全马2小时33分13秒,并非世界级,但足以使任何跑手自豪。

他还是越野跑手,在巴西超马名气响亮。以当垃圾收集员为长跑生涯的跳板,除33岁的贝塞拉外,成就最好的是达西瓦。他去年跑入北京马拉松前20名,入选今夏的奥运会巴西国家队。达西瓦早年踢足球,20出头才开始跑步,第一次跑三公里,因脚痛而中断,两年后再试,十公里得奖,初生信心。这时他开始当垃圾收集员,补贴生活,只偶尔自我训练长跑,不敢丢掉饭碗。但长跑方面进展快速,当了两年垃圾收集员后,他2009年底成为职业跑手,次年在巴西一个马拉松赛中以2小时15分45秒拿了第一。33岁的他,迄今最佳成绩是2011年在帕度亚跑出2小时11分32秒。他说,收垃圾的工作培养了他的坚忍和意志力。贝塞拉和达西瓦一致认为,巴西大城市收垃圾的方式需要速度,有助培养长跑需要的毅力。收垃圾和马拉松都是尾段最艰难也最重要。贝塞拉大约跑过30场马拉松,从未中断。他说,收垃圾再累也得做,长跑也是。贝塞拉对这些都深感满足,他说:“我很自豪。”。

清洁工在打扫马拉松比赛后的垃圾 导读:昨天上午,2013北京国际马拉松赛开跑,虽然天气微凉,但仍阻挡不了来自全国各地的三万多名选手的参赛热情。然而,比赛后留下的一地垃圾,以及部分选手随地小便现象,也引来诸多吐槽。在指责参赛者“素质”之外,也有人把矛头指向了组织方,认为组织者没有准备足够的临时厕所。北京青年报记者了解到,这些状况并不仅仅存在于此次北京国际马拉松赛,在国内外的马拉松比赛上,垃圾和如厕问题也一直存在。现象一 开场垃圾遍地 清洁工称不新鲜 昨天早上8点,比赛开始的枪声一响,等在天安门广场的三万多名参赛选手便浩浩荡荡地向着终点出发,与此同时,也留下了一地的“纪念”:塑料袋、空水瓶、易拉罐……甚至还有被丢弃的衣裤和一次性拖鞋。

“周围看不到一个垃圾桶,仅有的几个都早被塞满了。如果走几步就能看到垃圾桶,我想应该比现在好很多吧。”不少选手认为,组织方垃圾桶设置过少,是造成候场区垃圾遍地的重要原因。在天安门广场的候场区内,参赛选手们甫一出发,等在一边的20多名环卫工人便开始了清扫工作。“差不多已经清扫了一吨左右的垃圾,全部清完的话,估计还要几十分钟。”现场一位正在清扫垃圾的环卫工人表示,由于每年马拉松比赛后都会出现垃圾遍地的现象,所以他们早有准备,会尽快将广场清扫干净。现象二 纸杯随地乱扔 饮水点成垃圾点 昨天在网上广为流传的照片中,关于选手“素质”的“证据”还有赛道上满地的一次性纸杯。北青报记者了解到,此次马拉松赛沿途按照惯例设置了多个饮水点,无论是参加正赛的选手还是业余选手都可以选择在饮水点补充水分。

因此在饮水点附近的赛道上,被丢弃的一次性纸杯比较集中。不过这些垃圾很快就被环卫工人和现场志愿者清理完毕。“我们做完赛场维护以后就在这边帮忙清理。”一位志愿者表示,由于参赛选手数量庞大,组委会在赛前已预料到会产生大量垃圾。现象三 选手就地小便 上厕所成了难题 在选手们不断制造垃圾的同时,“如厕难”成了诸多业余选手头疼的大问题。不少参与比赛的市民认为,赛会组织方设置的流动厕所和赛道沿线的公共厕所有限。“厕所真的太少了,我们大人还能憋一会儿,小孩怎么办?”一位带着孩子参赛的选手说。由于大部分厕所都在排长队,一些实在“忍不住”的男选手只能选择“就地解决”。于是,在赛道边的空地或是墙根边,男选手站成一排如厕的现象也成了赛会一景。

而女选手们则有苦难言。“男选手憋不住还能就地解决,我们就只能一直憋着,直到有厕所为止,这太影响比赛发挥了。”一位业余女选手告诉北青报记者,为了上厕所,她不得不跑到路边的快餐店,2趟下来耗费了15分钟。文/本报记者杨凡摄影/本报记者郝羿。

孙杨 杭州 垃圾

上一篇: 环湖赛兰州正式落幕 中国车手有望十年内参加环法

下一篇: 中国女足无缘决赛 定位球失球+控球率低急待解决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12-2020 柳暗资讯网 版权所有 0.63024